ygjsm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愛下-一五八 新版農夫和蛇,再見只能是夢閲讀-teb2h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49场第1场次—成功绑票。
女孩被他们哄骗着上了车,对大壮的病情全神贯注,丝毫没有觉察到阿毛和司机嘴角扯出的得手、成功后的喜悦之情。
庶女策:名门贵后
大壮的抽搐看起来好多了,她感觉车子的行驶速度很快,抬头一看——怎么拐进了偏僻小巷子?
“我们……不是要送他去我们医院吗?你们这怎么偏离了医院的主干道?你们这是去哪里?”
大壮突然坐了起来,拿出事先放在车上带有药力的毛巾,从后面就搂住了她,大毛巾堵住了她的嘴。
她先还能反抗,试图挣脱他的控制,慢慢力气就小了起来,眼睛无助地扑闪这着。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阿毛转过来,对她说:
“什么你们、我们?你是你,我是我。上车之前你是我们的扑食对象,他是诱饵,我和他是张网的人。上车之后,你是我们手中的人票,我们就是……传说中的绑匪。”
听到绑匪一词之后,她由原来的困乏无力,到渐渐失去意识,眼睛也无力睁开了……
“阿毛,她看起来是完全迷倒了,估计能昏睡个十几个小时。接下来,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大哥说了送去二号拘禁地。”
“二号拘禁地?我……我不去。里面的管事脾气火爆不说,还对人动手动脚……无事就找茬。还是怀念一号拘禁地的长毛大哥,他正派、仗义。”
阿毛盯着大壮看了许久,看得他发毛,遂问他:
“看什么看?不认识你大壮哥哥了吗?”
“把你烧成灰,我都认得,看把你心疼地,我还不认识你了?敲锣听声,说话听音。你一提起一号拘禁地,我就知道你要放什么狗娃屁。你哪是想长毛大哥了?你是想他手下那只老鼠了吧?”
拽丫头的校园行
“是……都想了嘛!”
“把你们两个好货,钻在房子里说的那些黄话,干得那些黄事,打量我是聋子,还是瞎子?”
“阿毛,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扯远了。那我们就去二号?”
“大哥的命令,我们遵照执行就是,你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夜色银幕前,花璟末把这场绑架“电影”看得清清的,话听得真真的。
直到他们决定送人票去二号拘禁地的时候,面前突然一片漆黑,他仔细再看,是透过前挡风玻璃看到的浓浓夜色。
花璟末心里默念:小统,怎么画面播放停止了?人物消失不见了?我刚才可是没有一分一秒的走神啊!
叮:主人,您没有分神。画面戛然而止,人物突然消失。还要从下午您脾气的火山爆发说起,就在这位姑娘在药力的作用下完全昏迷的时候,您突然脾气暴躁、心绪烦乱、满身涙气,使得我的信息搜索信号逐渐减弱,直到完全搜索不到。因此,后面的事就不得而知了。
hp小女巫的hp之行
花璟末心里默念:人常说“奸情出人命,赌博出贼情”,我看还要加上一句“情绪误大事”。这回,我是真正懂得了拿破仑说得那句名言的正确性了。
叮:主人,是不是“能控制好自己情绪的人,比能拿下一座城池的将军更伟大”这一句?
花璟末心里默念:你这个千度学霸,明知故问!
无敌柴刀 梦别绪
叮:主人,刚才看了绑架事件的过程,您有什么想法?
花璟末心里默念:如出一辙啊!
叮:主人,这个怎么说?
花璟末:这个小姑娘的被绑和我几年前的失踪手法相似啊!圈套、演戏、药力、非法拘禁,若不是我从一号拘禁地逃走并且摧毁了它,这个小姑娘估计不是天字号的客人,就是地字号。
叮:主人,这么说两次事件的幕后黑手都是一伙的?
花璟末:当然,他们和长毛大哥他们相当熟悉。这次,这位姑娘要落在二号拘禁地了,听起来那里的管事的可不像长毛大哥那样正义、公道,她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唉,都怪我,一时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让情绪像山洪暴发一样肆无忌惮,怕是要淹没女孩的清白,乃至付出生命……真是不敢想了。
叮:主人,莫要烦恼、气馁。我这就工作,搜索有用的信息。这里干净、平和,什么邪祟的东西都没有,您可以打个盹,休息一下。
花璟末“好”字说完之后,眼皮沉重,实在支撑不住,两眼一抹黑就睡着了——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49场第2场次—再见只能在梦里。
花璟末抬头一看:楼顶上站了一个人。他急得大喊:不要跳,不要跳!
啊!你怎么就这样像炮弹一样砸下来了呢?
千年龙珠,若你有灵,能和我意念相通,你要接住他,让他安然无恙!
不,他就摔在了我的脚下,迸裂,七窍流血,龙珠,龙珠,亏你还认我做主人,你怎么就失灵了呢?
咚!有一重物砸下,不!是我的白天鹅,你不是天鹅吗?为什么不展翅高飞?为什么步了白父的后尘?天哪!太悲惨了吧!
……
看!这人就是贪官的女儿,砸,打,花璟末将白丽华护在身后,可是鸡蛋、白菜帮子擦着他的耳朵啪啪地打向了她,她怎么还是那么高傲?怎么不知道低头?不知道躲闪呢?
……
花璟末朝着雾里喊道:
“爷爷,不要躲起来啊!让我看看你,小时候,你不是最爱抱着我玩吗?村里的坏小子追着你喊学校里学的《罗锅诗》:
花家罗锅是奇葩,口在胸膛耳垂肩。
仰面难得观日月,侧身才可见青天。
鬼王的血族寵妃
卧似心字缺三点,立如弯弓少一弦。
死后装殓省棺廓,笼屉之内即长眠!
……
是你吗?外公,你不是最见不得我爷爷吗?怎么现在追着他跑,你是我娘家族里的“一把手”,知识渊博,见识高远,我爷爷总是不服气,偏说你沐猴而冠、酸文假醋……
记忆中,你们走在一起就掐仗……是什么时候孟光接了梁鸿案?
……
芷儿,堂姐,是你吗?虽然隔着一层雾,虽然没有了麻花辫,纤纤细细的身影,怯怯诺诺的样子,温温柔柔的气质,可不就是一个你吗?
芷儿,快跑!你身后有几个女鬼追来了!快跑!快跑啊!
花璟末猛得抬起头,喊了一声:
“快跑!”
他眯着眼看了一下,晨曦微亮……
车窗外有三三两两的三轮车试过,看看车厢里的菜,知道他们要进城卖菜。那一颗颗大白菜上还凝结着晶莹的露珠……
他的意识还停留在刚才的梦境中,他不想醒,还想继续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