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4rs1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txt-第一三七九章,順其自然-6nyyt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秦昆从没见过五彩斑斓的世界。
五彩斑斓不是颜色,而是画面,这个蜃界由成百因果线搭建而成,仿佛一块玻璃被砸碎,所有碎玻璃中却倒映出不同的世界。
重生之撮合
这些世界是立体的,换个角度去看,就会变一个模样。
秦昆知道,这里就是天岐督无的‘高处’。
但是天岐督无的‘高处’和自己的似乎不一样。
自己的高处是无数个一模一样的矩阵世界,单调而相似,但是对方的仿佛是一锅大杂烩。
天岐督无被那一撞后,遭到重创。
似乎许久都没人伤到他了。
他的身体也如这个世界一样支离破碎,然后秦昆看见他的身体奇迹般的愈合,这个世界也在奇迹般的愈合。
呼,吸,呼,吸。
裂纹正在弥补,不管是碎裂的世界还是碎裂的白屠。
此刻的秦昆没法动弹,也在喘息。
好久没有体验到脱力的感觉了。他刚刚冲破了多少世界?三百?五百?记不清了。
他想上前狠狠招呼天岐督无一顿,但是没法动弹。
二人都在恢复,最终,白屠先站了起来。
“你……是个隐患。”
白屠说话间,胸口如风箱起伏,脸颊已在龟裂渗血,相貌恐怖,刚刚被秦昆那一冲带来的后遗症,显然比想象中还要大。
秦昆说的没错,他真是来拼命的。
“是吗。”
秦昆撑着腿站起,大声笑道,“你要如何?”
笑声特别刺耳,白屠感觉被冒犯,他面颊冰冷,伸出手指指向秦昆。
“白神·意志!”
一声宣判,秦昆发现自己意识在消退。
一条因果线,刺向秦昆,秦昆舔着嘴唇,单手抓向白屠,在虚空一捻。
那个动作落在眼里有些莫名其妙,白屠露出胜利者的微笑:“再见。”
身体不是自己的身体了,秦昆又一次感受到自己和白屠的家乡在融为一体。
山是他,水是他,林木是他,空气是他,因果丝钻入自己体内,又不断钻出,一条无形的线将秦昆和这个世界缝合在一起。
恍惚间,白神森林的必经之路,凭空多出一张蛛网。
白屠看着秦昆消失前,朝着自己笑了一下,微微有些不爽。
“终于送走了。”
白屠喘着气,皮肤又一次龟裂绽开。
该死的家伙!
用最野蛮的方法险些破掉了自己的神体,白屠一度觉得自己当年不应该放弃对临身鬼术的修炼,八鬼之力的灵力波动如此惊人,是他想象不到的。不过,还是因果之力更胜一筹。
“果然是隐患,不过……光凭这种野蛮的术法,你还是斗不过我!”
他唾了一口血,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挥了挥手,周围的世界一点一点的消失。
绝世神尊 我爱站在松树下
这里的世界都是他捕获的因果线,万千因果,代表着他能操作这些丝线为己用,这是当年十死城大战的战利品,又是将他送上神坛的基石。
这么多年,白屠已经将因果之力运用的如臂使指,不过今天似乎出了一点点的意外。
一层层的世界消失后,周围的景象却没恢复到神庙,而是出现在一条街上。
嗯?
陌生的地方?
白屠不解。
抬头张望,长街漆黑,能听见远处人声喧嚣。
好像是个集市。
有路灯,有墙壁,有房屋,有街道。
这建筑陌生而熟悉,许多年都没去过了,不过他清楚,这是秦昆的家乡。
“因果之力?他居然偷偷玩这一手……”
白屠意外地挑了挑眉头,浑身白毛插入地下,让他迅速了解了周围的一切。
只不过除了这条街,他的‘触觉’并不能延伸出去,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怪事。这似乎是一条不可窥测的因果线,很邪门。
“不、不对……不是一条因果线……是四条!这四条甚至与场景都是剥离的……奇怪……”
白屠猛然睁大眼睛,这是被强行撮合的一条线,以四条因果线和场景线合一,并且撮到了自己身上。
秦昆居然有这种本事?
白屠还在惊异的时候,面前出现四个虚影。
一黑一白,一牛一马。
“大胆阳人,爷爷等你很久了!”
白屠忽然听见一声爆喝,一尊断角牛魔忽然踏地,大地裂开,旁边的溺水马面铁链凌空抽响,似要破除这个世界。
四只鬼王?
对面四个家伙阴气沛然,两只已经率先发起攻势。
长街碎裂,街道景色不断斑驳坍塌,他们在破坏这里?
白屠发现攻势并没朝着自己招呼,心中疑惑,瞬间又紧张起来。可恶!秦昆把他们四条因果线与自己缠在了一起,此时此刻,不管他们当时身处何地,如果让他们现在出去了,到的可是自己的家乡啊!
还能这么玩?
白屠失神,然后迅速回过神来要阻止:“阴丧邪物!找死!”
美人劫之重生毒後傾天下
白屠爆喝出手,白毛疯长,缠向牛头马面,牛头马面身后,两只无常出现。
“挪!”
挪移鬼术用出,牛马没有中招。
躲开一击的马面大骂:“敢打你马爷!小杂种,等马爷有机会回酆都,你就知道马爷的厉害了!”
继续破坏着周围,长街一角被抽碎,已经露出神庙的模样,黑白无常眼疾手快:“挪!”
白屠心中一紧,一条因果线甩出,补住缺口,长街迅速变了样子。
这里是一片沙漠,不知道是哪个可怜虫因果中的一截,被白屠拿来阻止他们逃离。
動漫成神之旅 壹曲淚殤
一条因果,一个世界,看见己方又被困住,那群鬼差破口大骂。
“你就是秦昆的狗腿子吗?助纣为虐,阴曹定然不会饶你!”
“好胆,白毛妖怪,要不是爷爷急着出去,十个你都不够砍的!”
“行,有种!秦昆的狗杂种,有能耐过来拼命!”
白屠一口鲜血涌上。
我堂堂白神,摆弄秦昆如摆弄提线木偶,你居然说我是他的狗腿?
“无知的邪丧,我乃天岐一族白神,天岐督无!”白屠怒火中烧。
溺水马面大骂:“我去你个阴山姥姥的,神?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让秦昆出来,看马爷不弄死他!”
我好不容易把秦昆拘在因果线中,你让我把他放出来?
对方到底是敌是友?
“呵呵,拙劣的演技。秦昆我是不会放的!除非你们求我!”白屠淡漠回道。
迎接他的一条抽脸的铁链。
“滚!早看出你是秦昆的狗腿了,他堂堂灵官,不尊阴律,犯我酆都阴威,你既然护着你的主子,就替他去死吧!”
好像不管哪里的阴差中,说话最难听的都是马面,桀骜不驯也就罢了,关键这种鬼差具有天然的嘲讽力,被那只长脸大鬼一嘲讽,白屠气的不轻,自己什么实力你们看不见吗?困住你们如同逗弄野兽,他秦昆凭什么跟我比?
铁链被白屠一把抓住,身上白毛绕着铁链刺去,马面后面是白无常,白无常一只手搭在它的肩膀上,见到白毛袭来轻轻一笑,马面又消失在原地。
挪移鬼术……
白屠眯起眼睛。
也罢,自己之前耗费甚巨,暂且不和这群白痴争斗,白屠双手张开,蓬地一下,化作一地白毛,然后白毛也渐渐消失。
又废了些力气把那四个鬼王困在沙漠,白屠终于回到了神庙。
只是还没歇息,他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缠着什么东西。
愕然低头,以他的实力现在不难看出,自己的因果线竟然还跟这群邪丧绑在一起。
无法解开?
把他们困在另一个因果世界里也不行吗?
神庙中,青年刚刚爬起,看见父亲回来,兴奋道:“父亲,刚刚那个魔徒被解决了?”
话音刚落,周围忽然出现四个虚影。
虚影渐渐凝实,青年一怔。
好强的灵力波动,这四只邪丧,自己怎么没见过?
杀千刀的秦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屠立即动手,一根因果线用出,他们在神庙消失。
牛马黑白此刻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何会在三千世界不断跳转,不过他们似乎发现,面前这个白毛家伙无论去哪,他们也会去。
太好了!
终于不用继续被困在那条长街上了。
“哈哈哈哈哈……想跑,先问你爷爷同不同意!”
不管白屠怎么尝试,自己身上的因果线和这四个阴差都撮合在一起。自己尝试布下很多因果,甚至连蛛网都用出,还是没法困住这四个邪丧。
白屠在心中大骂秦昆十八代祖宗。
这到底该怎么解?!他秦昆凭什么能掌握如此高深的因果之力?
还能嫁接因果线,这真的是……
凭什么!
四个大鬼,已然到了明王的实力,可是他们发现自己四人加起来也奈何不了白屠。
阳间怎么又出了这么厉害的一个角色?
秦昆的实力他们之前已经见过了,那手段诡异莫测,非他们能敌,但面前的白毛痞子,似乎犹有过之。
能在三千世界随意穿梭,怕是到了人仙的实力了,他们尝试过几次合击,没有奏效,不过好在对方无论去哪,都会把他们一起带过去。
这就有意思了。
对方是个实力强大的人,但是攻击手段却很少,那家伙擅长用因果世界困人,不过困不住他们,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明显这是优势。
除非己方被他正面灭掉,否则想甩掉自己,门都没有!
“哈哈哈哈哈……白毛妖怪,看你身着甲胄,体态魁梧,原以为是一员猛人,没想到实力如此不济。有能耐和你四个爷爷打一场!”
白屠甩不掉四个牛皮糖,现在的他对秦昆的手段非常厌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四人为何会和自己黏在一起?他搞不清秦昆玩了什么邪术,但面对四个阴魂不散的大鬼,白屠终于忍不住,准备硬碰硬了。
“狂妄!我天岐督无杀伐蛮荒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猫着吃供奉呢!敢挑衅我?”
一记爆喝,全身甲胄光芒大放。
“你们是命运之轮下的草芥,我是转动命运之轮的神!”
“一介妖怪,也敢称神?”
此刻,四只阴差也怒到极点。
被秦昆困在无始无终的长街,现在终于有机会逃出去了,还要听这个白毛妖怪吹牛逼?
你这么吹,阴曹所有的牛头能同意吗?
白屠气息在不断提升,周围四个明王,鬼气也开始慢慢交织。
“炉烟燎六道!”
“燃灯烧九霄!”
“千军和为贵。”
“劫波无命逃。”
黑白无常,神恩如海!
異界之聖魂召喚師
“霹雳霸阴尘。”
“雷霆震鬼神。”
“万战不提刃。”
“猛志杀仙真。”
牛头马面,神威如狱!
你是神?我们也是!
白屠身后,高达百米的石像出现,那是白神石像,两旁瀑布流下,这个石像是他们天岐一族的信仰,是万千白神子民的精神图腾,这是白屠的地利。
可是牛马黑白这边,一样化出地狱惨景,席卷着一汪长河倒灌而来。
青妤記 壹半是天使
地利,弱水狱!
九泉之下,有三千弱水,飞鸟不渡,鸿毛不飘。
这是水,能淹没一切的水,这也不是水,这是万千因果万千罪业无人能逃!
弱水大浪,澎湃激荡,神像的瀑布也被弱水淹没,白屠身边的一切泡在水里,包括他自己。
看见前面四个大鬼也动了真格,白屠浑身白毛发红。
甩不掉的话……就宰了你们吧。
白屠眼中再无急躁,冰冷的可怕。
……
……
被困蛛网,秦昆打着哈欠。
成为蛛网后比起五蕴皆空还要孤独。
无法呼吸,也不需要呼吸。
无法说话,因为没有嘴巴。
无法倾听,周围没了声音。
只能去感觉,只能去冥想。
风吹草动,花开花落,森林冷暖,秦昆又以‘物’的形式出现。
意识还在,可以思考。
系统还在,无法使用。
王的奴隸 醉臥紅塵
鬼差无法驱使放出,除了被风吹一吹,连动弹一下的能力都没有。
不过相比上次被困后的恐慌和不安,这次……好惬意啊。
“年轻总习惯去争论”
“要别人照我的剧本”
“满身伤痕”
“才知道悲哀是互不信任……”
“每一次记忆的翻腾”
“既美好也残忍”
“思念让旧情有余温”
“将我困在早应该要离开的空城”
……
“我试着让生活变得清淡……”
“对幸福或寂寞顺其自然……”
“偶尔傻傻孤单……”
“偶尔傻傻浪漫……”
“不怕大喜大悲那么难负担!”
秦昆心中,在放声歌唱,一首释怀情伤的顺其自然,被秦昆唱出了朋友背叛的忧伤。
然后,伸了一个懒腰,整个蛛网破掉。
茧都能破,这个蛛网,算的了什么。
似乎唱开心了一样,在森林中,秦昆又将歌曲重复地唱了一遍。
沿途埋伏的白神战士,纷纷看见一个奇怪的现象。
似乎前阵子见过的不速之客又来了。
一辆自行车,一个唱歌的人,一路飙到巨城之下。
拾级而上,来到神庙。
在一个白毛青年诧异的注视下,秦昆一屁股坐在了神座之上。
“好大的胆子!”
白毛青年勃然大怒,却被秦昆抛来一个骨玉。
“看你脖子上也戴了一个,这个送给你。”
少年茫然接住,这骨玉好像和自己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