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ygw7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卡在金丹期五千年 ptt-第二百七十七章 四家決裂相伴-bewqb

我卡在金丹期五千年
小說推薦我卡在金丹期五千年
“不好!”花怜丘脸色微变,想要出手救援,可距离太远,哪里还来得及。
“好快!”银环女子瞳孔一缩,惊呼出声来。
其余两个正在看热闹的元婴期修炼者,眼中也露出一丝惊讶。
綺香記
等到所有人反应过来,叶萧已经瞬间打倒了花涧溪,一脚踩在了他的脸颊上。
“叶萧,你快放了我,不然我把你扒皮拆骨!碎尸万段…”
花涧溪被叶萧踩在脚下,喉咙里发出了愤怒的嘶吼。
今天他不但被人言语羞辱,还被人踩在了脚下。
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
这一刻,他对叶萧的怨恨达到了极致。
“你们花家的人都是傻子吗?你现在是人质,就应该有人质的自觉。”叶萧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既然你惹了我,那总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说话间,叶萧脚下用力。
“呀呀呀…”
花涧溪的头被硬生生踩进地里,发出一阵口齿不清的怒骂声。
“阁下,有什么条件可以说,还请不要伤害我家公子的性命。”花怜丘脸色难看,急忙说道。
今天的计划,原本应该万无一失的,可没想到会在这个的节骨眼上出现了问题。
自己家的少爷不好好呆着也就罢了,竟然会自己送上门去,成了别人的人质!
“看来你们花家的人也不全是傻子…”叶萧看了花怜丘一眼,一指地上的石盒,笑着说,“我的条件很简单,我要那个石盒。”
“不行!”
叶萧的话一出口,还没等花怜丘回答,银环女子和西装男人就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那不是你能觊觎的东西!”黑袍老者抬起头,冷冷地看了叶萧一眼,语气冰冷地说道。
“看样子他们并不在乎你的性命啊!”叶萧眯着眼睛,笑着说道。
“咔咔”两声脆响
叶萧面不改色地踩断了花涧溪的手骨,引起一阵杀猪般的惨叫。
“啊啊啊…丘叔…快救我。”花涧溪脸色惨白,浑身都在发抖。
他已经顾不上什么隐世宗门的骄傲了,在他看来,叶萧就是一个恶魔。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状况,他说什么也不会来招惹叶萧。
这一刻,他彻底怕了。
“各位,救一下我家公子,我们花家必有重谢。”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花怜丘脸色难看,向着其他三人抱拳道。
叶萧的速度他刚刚已经见识过了,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能够救下他家公子。
因此他不得不像其他几人低头,需求帮助。
“你们家公子一身金丹期修为,却被一个世俗里的武道之人踩在了脚下,我还真长见识了,还救他干嘛?回去重新培养一个不好吗?”银环女子看了一眼花涧溪,摇了摇头,眼中满是戏谑之色。
“执行这次计划,本来万无一失。可偏偏有人要带些无关紧要的人来,现在倒好,真的成累赘了。” 西装男人阴阳怪气地说道,“花怜丘,我提醒你下,我们四家只是合作关系,那是你们花家的少爷,别指望我们会帮你救他。”
“不救。”黑袍老者更是直截了当拒绝道。
他们三人只是代表宗门与花家暂时合作而已,眼下见到花家吃瘪,看热闹还来不及,哪里会出手相助。
花怜丘沉默了一会,对着叶萧说道:“石盒我做不了主。不过阁下如果愿意放了我家公子,我可以保证你们安全离开,并且送阁下五千灵石。”
“灵石我还真看不上,既然你们达不成一致,那么我就略施小惩。”叶萧摇了摇头,轻轻抬脚。
经典逍遥进行式 紫坤
“咔咔”
伴随着花涧溪痛苦的叫声,他的左手手骨应声而断。
“啊啊啊….丘叔,快想想办法…救我…”花涧溪用嘶哑的声音大喊道,眼中满是恐惧。
在叶萧的面前,什么隐世宗门,什么世家少爷,这些头衔一点用也没有。
首席的独宠新娘
虚拟化现实 折扇风
他现在就是一块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毫无一点反抗之力。
“等等,你到底要什么?”花怜丘脸色难看,急忙说道。
“我已经说过我的条件了,可惜,你们不答应。”叶萧淡淡地说着,再次抬起了脚,作势就要向花涧溪的双腿之间踩去。
“不要…”花涧溪面露绝望,惨叫道。
“我答应你的条件!”花怜丘一咬牙,一跺脚,一字一句地说道。
花涧溪虽然不成器,但毕竟是花家的大少爷,他必须保护他!
“轰”
尘烟随落 晴一天
刁蠻千金鬥惡少 紫月君
下一刻,他浑身的修为爆发开来,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冲向了地上的石盒。
“快,阻止他!”
交錯時空的愛戀
银环女子脸色一变,她离石盒的距离最近,飞身过去想要阻止花怜丘的抢夺。
惹上豪门:总统大人请放手
“滚开!”花怜丘脸色阴沉,抬手就是一掌。
“轰”
这一掌拍出,顿时漫天花雨化作风暴,将银环女子逼退。
他的修为本就比银环女子要高,此刻突然出手,自然是占尽了先机。
“放下石盒!”
西装男人和黑袍老者也很快反应了过来,一人带着滔天寒气,一人带着漫天死气,向着花怜丘袭来。
“刷”
花怜丘眼神微凛,一踏地面,毫不犹豫抓起石盒,向着叶萧的方向退去。
離婚契約:蜜愛總裁妻 淺淺夏
“休想!”黑袍老者喝道,手中掐诀,向下一按。
“轰!”
花怜丘只觉得一股重力猛地压在自己身上,身形不由得慢了半拍。
等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就见到西装男人与黑袍老者已经杀到了自己面前。
“砰”
一声闷响
催促间,花怜丘与两人在空中对了一掌,随即身体向着叶萧所在的方向倒飞了出去。
绝品狂医 浓墨.
“小子,希望你信守诺言。”花怜丘在空中吐了一口鲜血,右手一抛,将石盒丢向叶萧。
“花怜丘,你干了什么!”银环女子怒视着花怜丘,愤然道。
“这石盒是我们四家共同之物,谁允许你私自处置的。”西装男人一脸不悦地说道,说话间寒气蔓延。
“花家,你们过了。”黑袍老者冷声说道。
他们三人想要追回石盒,可是却被花怜丘阻挡,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反正他也打不开石盒,给我个面子,让他先把人放了,到时候再抢回来也不迟!”花怜丘捂着胸口,挡在了叶萧与三人之间,抱拳说道。
“啪嗒!”
可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就听到一声像是钥匙转动的轻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