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tmt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草莓印 愛下-全文完結分享-oi5jl

草莓印
小說推薦草莓印
陆稔知小朋友从有记忆开始,便知道自己过着众星捧月的生活,可能是因为他太可爱啦,身边所有的人都很喜欢他。
如果非要比出一个高下的话,他觉得最喜欢他的是奶奶和爷爷,要什么给什么。
峥嵘岁月:陈小天的辛秘奋斗之路
其次才是爸爸和妈妈,因为爸爸妈妈有时候要什么就不给什么,坏坏的。他如果耍小脾气不吃饭,妈妈还会真的不让他吃饭。
可他最喜欢的,还是偶尔会有点凶的妈妈。
情難就,愛難纏 野心魚
妈妈是陆小乖小朋友见过的,长得最漂亮的女孩子,比电视上演戏的明星姐姐还要漂亮。
而且,妈妈是说一不二、很有威严的。
爸爸就不行了,爸爸没有原则,还特别狗腿,每天都要吹妈妈的彩虹屁。
陆稔知小朋友私底下深深觉得,爸爸吹的已经不能叫彩虹屁了,该叫颜料屁,彩虹哪有颜料那么多姿多彩。
虽然内心对爸爸这种没有气节的行为相当鄙视,但陆稔知小朋友为了多存一些私房钱,还是决定昧着良心写一篇作文,来给爸爸吹一吹彩虹屁。
听说爸爸当年也是靠一篇吹爷爷彩虹屁的作文,拿到了人生的第一笔巨款,从而买豪车泡妈妈走上了人生巅峰。
想来,成功的道路是可以复制的。
说干就干,某日放学,陆稔知小朋友背着小书包噔噔噔地回房,拿出作文本,认认真真开始写作文。
沈星若觉得他有些反常,到他房间巡视了几次,也没发现什么异样。
看电视的时候,她边剥橘子边看着陆星延,问:“你儿子今天怎么了,一回家就写作业。”
陆星延也有些狐疑,“你确定?不会是在给小女孩写情书吧?”
沈星若:“我看了,是作文本,家长群里也发了,今天的语文作业的确是写作文。”
两人对视一眼,都不是很放心,毕竟陆小乖这盏灯可从没给他俩省过电。
于是两人悄悄摸摸的,又轮流找借口进陆小乖的房间探视了几个回合,皆未发现异常。
陆小乖小朋友醉心彩虹屁,也没发现爸爸妈妈频繁进出房间的异常。
吹了整整两百字之后,陆小乖有点吹不动了,他双手捧脸作思考状,实在想不到爸爸还有什么更多的优点。
晚上九点,陆小乖支撑不住趴在书桌上沉沉入睡。
幸好沈星若及时发现,他的口水才没流到作文纸上。
沈星若将人抱到怀里,陆星延则拿起他的作文本仔细查看。
陆小乖的作文标题是——我的爸爸。
陆星延回想了一下,家长群里布置的作文是个半命题,“我的”后面可以任意接词发挥。
在这么广阔的选择之下,陆小乖竟然写了我的爸爸,他一瞬间有种受宠若惊飘飘欲仙的感觉。
“我的爸爸长得很高,很帅,免(勉)强可以配得上我的妈妈。”
陆星延:?
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我的爸爸是个眼光很好的人,不然也不会认准我的妈妈,死chan(缠)烂打,最后还取(娶)到了我的妈妈。”
前面两百字大概都是夸奖中带着一些奇怪的逻辑,陆星延耐着性子往后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气到饱。
“哎,爸爸好像没什么优点了,夸爸爸真的好辛苦哦,那我们就一起来说说优秀的妈妈吧!”
陆星延:?
他已经从那个感叹号中看出了陆小乖同志压抑不住的雀跃和欢喜。
陆星延心态有点崩,干脆直接跳到最后。
然后陆星延发现,老师规定的四百字陆小乖早就写完了,他还另外翻了一页,一直写到六百字的节点才算把妈妈夸完,最后用了一句“先写这么多吧,我的妈妈实在太好啦!”作为结束,还隐隐能感受到笔者的意犹未尽。
整篇作文写完,陆小乖还换了支铅笔在本子最底下小小的写了一句。
“早知道还是应该写我的妈妈,我的妈妈写起来快多啦,我多写了200个字,杨老师你可以给我打优秀吗?我想给我爸爸看,么么哒!爱你哦!”
他竟然还敢用“么么哒爱你哦”来和老师卖萌求优秀,陆星延头发都气得快要一根根地竖起来了,他直接将作文摊到沈星若眼前兴师问罪。
沈星若不明所以。
一目十行地看完,她忍不住往上弯了弯唇角。
看着陆星延黑成锅底的脸,她还问:“有什么问题吗,我觉得他的语言表达能力其实还不错,只是没有紧扣主题,改成我的父母不就好了,二年级的小朋友,能写出六百个能让人看懂的字,已经很优秀了。”
她将小乖宝放进小被子里,掖好被角,又起身给陆星延插刀,“我觉得他用我的爸爸当题目,很有可能是上次听他爷爷说,你以前在作文里夸爸爸拿了张卡,你儿子估计是想要零花钱了。”
陆星延的脸又黑了一层。
退出房间后,他忽地从身后抱住沈星若,然后又凑到她耳边,咬着她耳垂不怀好意道:“都是你教的好儿子,既然他不肯夸,那你来夸。”
说着,他就将沈星若打横抱起,一直抱上了楼。
最后陆小乖小朋友这篇彩虹屁虽然没从爸爸那得到私房钱填充小金库,但阴差阳错地从妈妈那拿到了一小笔私房钱。
陆小乖小朋友很满足,攒住私房钱,给爸爸妈妈买了一对八音盒当做生日礼物。
陆星延和沈星若收到的时候都感动坏了。
——
陆小乖小朋友和妈妈的关系一向是很和谐的,但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母子的小船也不小心翻过一次。
混元天道录 陌无为
那次的起因是陆星延和沈星若都要出差,陆小乖被托付给裴月照顾。
裴月对陆小乖是没有任何要求的,要什么就给什么,陆小乖没了爸爸妈妈的束缚,一整个月都撒开了脚丫子玩,跟学校里高年级的大男孩玩在一起学了些攀比的坏习惯,还偷偷地问裴月要钱,让裴月帮忙买这买那。
陆星延和沈星若回来之后,就发现陆小乖多了好几双品牌球鞋,很贵的溜溜球买了十几个,还有很多根本用不上,纯粹用来攀比的新书包新衣服新文具。
打电话去问老师,两厢比对逼问,甚至还发现他和老师撒谎说肚肚痛要请病假,实际是和高年级的大男孩一起逃课去网吧了。
沈星若生了很大的气,冷着张脸,一言不发将陆小乖多出来的东西全部没收,然后罚他去面壁思过写检讨。
陆小乖平日对自己妈妈还是很乖顺的,可这回沈星若说话他竟然都不听了,坐在地上又哭又喊瞎胡闹,让沈星若把他的东西还给他,甚至口不择言说沈星若是坏女人。
沈星若平日从不动手,气到不行了,掰开他的小手掌,狠狠地打了两下。
陆小乖哭得更大声了,“我不要你了,你这个坏妈妈,我最讨厌你了,我要奶奶,我不要你!呜呜呜呜!”
小孩子说话其实都是很扎心的,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总能轻易戳准痛点。
他边抽噎边说:“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别人家的妈妈哪里会一个月都不管自己的小孩,呜呜呜呜,你自己坏你自己不负责任!你还打我!”
沈星若眼睛通红,指着他对陆星延说:“你现在就把他送到爸妈那去,他不认错就永远也别回来了,书也别念了,就待在家里,现在就送,快点。”
“不用你们送,我自己会去,呜呜呜呜!”
陆小乖打着嗝,不服气地边哭边往外跑。
他们家也住在落星湖,从二楼还能看见裴月养的孔雀,距离很近。
沈星若没拦着他往外跑,陆星延倒是一路跟在小短腿的身后,看着裴月把他抱进屋里才往回走。
——
一天过去了。
两天过去了。
斗虫儿 彦小白
很快,一周也过去了。
陆小乖小朋友忐忑地抱着小鲨鱼,边吃饭边问裴月:“奶奶,妈妈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呀。”
羅馬尼亞雄鷹
“怎么会呢。”裴月揉了揉小孙孙的脑袋,又去点他的鼻子,“妈妈是最喜欢我们小乖宝的,怎么会不要小乖宝,但这次是不是我们小乖宝做错了?小乖宝是不是要和妈妈认错呢?”
陆小乖鼓起腮帮子,一时有些犯愁。
恰巧这时,陆星延过来了。
陆小乖差一点就跳下沙发直接扑了过去,可最后还是矜持地按着沙发边边,只小心翼翼地喊了声“爸爸”。
爸爸很冷漠,“嗯”了一声,就没再理他。
他时不时偷觑一眼爸爸,心里越来越忐忑不安。
陆星延过来拿了点东西就打算走了,陆小乖再也忍不住,扑棱扑棱跑上前,抱住他的一条大腿,泪眼婆娑地问道:“爸爸,你和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了呀?”
陆星延低头看了他好一会儿,没绷住,将陆小乖的小胳膊小腿拉开,然后又将人抱起来。
“是不是你先说不要爸爸妈妈的?妈妈很伤心你知不知道?”
陆小乖委屈巴巴地看着他,一声不吭。
“你跑回来妈妈就哭了,你什么时候见妈妈哭过?你说,你是不是伤妈妈的心了?”陆星延揉他脑袋,“还记得爸爸以前跟你说过什么吗?妈妈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是小公主对不对,你都没有保护小公主,还让小公主伤心了,那爸爸是不是也很伤心?”
陆小乖啪嗒啪嗒地掉金豆豆,不住点头,“爸爸我错了,你带我回家看妈妈好不好!”
陆星延拍了拍他的背,“那和妈妈认错,保证以后再也不撒谎,不和别的小朋友比谁有钱,能不能做到?”
“嗯嗯,爸爸我会的!”
陆小乖连忙点头,还“啪叽”亲了陆星延一口。
——
陆小乖“离家出走”的一周,沈星若没表现出什么异样,就当是没这个儿子般,每天该干什么干什么,但她整个人不知不觉就瘦了一圈。
在教育小孩子这件事上,沈星若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
她很矛盾,每天心不在焉地盼望着小魔星自己乖乖回来认错,又克制不住地想去看看他,无条件地包容他,觉得自己才是所有错误的罪魁祸首。
好几个晚上,她都会半夜惊醒,然后走到窗台上,望着裴月陆山住的那栋房子。
白天她出去见了阮雯。
两人都是有小孩的人,现如今聊天的话题大多也是围绕孩子。
阮雯和何思越家的小朋友现在已经读五年级了,在学校里也是和何思越一样的出类拔萃,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是班长,今年还拿了市三好,是个标准的模范生,说出来那是一等一的优秀。
但阮雯也不是没有苦恼,她家小朋友优秀是优秀,但就是,太早熟了一点,才五年级竟然就谈起了恋爱。
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何思越也是懵的。
异界召唤之全面战争
两人苦口婆心和小朋友说道理,小朋友还嫌他们罗里吧嗦思想陈旧,说自己恋爱也没见耽误学习,让他们少操心。
两人也不能打骂,心想着万一激起了逆反心理可不好,这事就这么晾着,一时没找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也不敢拿出来和别人说,只敢和沈星若小声讨论一下。
沈星若也没帮她想到什么好的办法,但知道大家养孩子都不容易之后,心里的焦躁倒是稍稍缓解了一些。
至尊神魔 天意留香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她回家的时候,陆星延还没回来。
她正打算打开电脑写公众号的稿子,忽然屋外传来熟悉的跑车声响,没一会儿,陆星延就进到屋里来了。
他手里搬着一个很大的礼物盒,东西仿佛还挺重,他往客厅一放,先去喝了口水,然后随口道:“你这几天心情不好,我给你定了个礼物,你打开看看。”
沈星若起身,往客厅走。
“什么东西?”
辟道立心
陆星延光顾着喝水,没有回答。
她随手扯开上面的蝴蝶结,却发现旁边还有绳结,于是半蹲下来细细解开。
礼物盒的盖子打开后,她感觉眼前一晃,一个披着魔法小斗篷,脑袋上还戴着小尖帽的小朋友忽然起身,两只小手抱住她的脖颈,整个人都往她身上蹿。
“妈妈!我爱你!”
沈星若怔了几秒,小乖宝已经啪叽啪叽在她脸上糊了一脸的口水。
他脑袋上的小尖帽没有戴得很紧,大幅动作晃了晃,这会儿已经倒到了后面,头发乱蓬蓬的,整个人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小疯子。
见沈星若还没反应过来,小乖宝赖在她怀里,又是撒娇又是认错。
“妈妈,我错了,都是我不好,我以后再也不乱花钱,再也不和老师撒谎了。”
“妈妈我已经和杨老师打了电话,杨老师已经原谅我了。妈妈你也原谅我好不好,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妈妈,我最喜欢你了!”
他现在长大了不少,说好听的话也会有点害羞了,声音小小的,还会往她怀里躲。
那一瞬间,沈星若感觉自己心软得一塌糊涂,她抱着陆小乖,不知怎么回事,眼泪不住地往下流。
陆星延偏头看着她,笑。
然后半蹲下来,拿着纸巾,帮她擦眼泪。
“妈妈也爱你,是妈妈不好,妈妈以后也不会一下子离开你这么久了,好不好。”
沈星若的声音有点哽咽。
陆小乖也忍不住一下子扁了嘴,边点头,边小声抽噎。
陆星延将两人抱进怀里,调侃道:“行了,陆小乖我和你说什么来着,让你小心捧着蛋糕,刚刚见着妈妈一下子就蹿出来,蛋糕都被你碰坏了。”
陆小乖露出一双小兔子般的红眼睛,“爸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我们晚上吃什么呀。”
沈星若亲了亲他,“妈妈给你煮面好不好?”
陆小乖犹豫地点了点头。
陆星延笑出声,“得了,你可别毒害他。”
他一把抱起陆小乖,又拉起沈星若的手,“走,我们出去吃大餐。”
陆小乖眼睛亮了亮,立马欢呼起来。
——
很晚的时候,陆小乖躺在大床中间熟睡,陆星延在浴室,帮沈星若贴眼膜。
“你说你哭什么,以前都没见你哭过两回。”他细致地用无名指按了按,又扯开另外一片,“我记得你怀他的时候就挺敏感多思,多愁善感的,唉,你是不是又怀了?”
陆星延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沈星若却电光火石间想起自己大姨妈好像已经迟了一周没来。
她睁眼,盯着陆星延。
陆星延被盯得毛毛的,迟疑地反问道:“不,不会是真的吧。”
沈星若想起前几天她在路边接了本妇科医院的小广告杂志扇风,回来才发现里面夹了验孕试纸。
她很快跑出去翻到那试纸,测了下。
……
真的怀了。
两人回到床上,躺在陆小乖的左右两边,都还有点回不过神。
好半晌,陆星延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她的肚子,“你说这次是不是个女孩?”
沈星若:“试纸不一定准。”
陆星延:“明天去医院查……不过我觉得,肯定是真的怀了。”
其实沈星若也是这么觉得。
忽然,陆小乖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问:“妈妈,你怀小妹妹了吗?”
陆星延捏住他鼻子,“你喜欢小妹妹?”
陆小乖点点头,“那我们家就多了一个小公主了。”
说完,他又补充,“但是弟弟也可以,妈妈生的我都喜欢。”
沈星若和陆星延不约而同对视一眼,又笑。
窗外月色静谧,微风顺着开了缝隙的窗送来花草木香,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两旁,英式庭院路灯还像很多年前沈星若刚走进落星湖时那样,散发着暖黄的光晕。
那时沈星若并不知道,这会是她永远的家。
他们一家三口,带着呆在肚子里没有长成的第四口拥抱在一起,缓缓入睡。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不过如此。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