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di7m火熱都市言情 腹黑太子極品妃 愛下-第156章 猜對有獎讀書-czarl

腹黑太子極品妃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
苏洛几人吃饱喝足,待到玉儿收拾好残羹剩饭,苏洛似是才看到孙姨娘似的,寻问孙姨娘来此有什么事啊?
重生之末日霸主 碧血無常
本来有事的,但是孙姨娘现在一个字也不敢说。
跪在那儿的功夫,孙姨娘已经想明白了,苏洛能从赵千芯手里把嫁妆完整无缺的讨走,那是有本事的。
现在想从苏洛手里把嫁妆讨走,那是不可能滴,说不定还会竹蓝子打水一场空。
果然,苏洛下一句就吓的孙姨娘出了一声冷汗。
“听说现在是你管家?”苏洛的声音凉凉的,不屑的眼神在孙姨娘身上扫视,盯的孙姨娘心提到了嗓子眼。
“是,是。”孙姨娘颤巍巍的抬头看向苏洛,想从苏洛脸上看出点什么,结果只看到了凉薄。
“小妾管家,传出去岂不是说长宁侯无人啦。”苏洛的声音更凉,惊的孙姨娘头皮发麻。
永不独行 梦想飞得
确实小妾管家传出去好说不好听,正经人家都不会跟这种拎不清的府上往来。
可是,可是,孙姨娘张张嘴想解释,嗓子眼像是被浆糊糊住似的,干张嘴说不出话来。
当时讨要管家权的时候想的是借儿子的光,却没想过苏哲现在还不是嫡子,能不能继承侯府还两说呢。
当主家出现无嫡子时,也有可能是从同族中过继一个年轻小的孩子过来继承家业,而不是选择庶子继承家业。
这种先例简直不要太多。
怎么办?怎么办?孙姨娘哆嗦的如同 秋风口的黄叶,脑子 乱成一团,身上再无半点战斗力。
苏洛冷冷的看着那个脸色苍白的孙姨娘,突然失去了说话的兴致,直接摆摆手让孙姨娘滚蛋。
“管家权还给刘二,你不配。”
这是苏洛让孙姨娘滚蛋前说的最后一句,直接把姨娘打回原型,情愿让一个管家管理侯府,也不让小妾上手。
这就是苏洛的态度,气的孙姨娘想吐血,偏偏拿苏洛没办法。
苏洛占着一个嫡长女的身份,手里还有强大的战斗力,这让孙姨娘再折腾也翻不出大浪来。
我的穿越女友 漫茶
待到孙姨娘消失,苏洛看向杜子腾笑问:“你是不是故意说出陈国公的绿事?”
绿事?杜子 腾没听懂是几个意思,眼珠子一转很快想明白了,这是说陈国公绿帽子的事。
确实,杜子腾是故意,这种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太无聊了,得找个好朋友分享啊。
“小姐,你说孙姨娘会拿这事做什么文章?”玉儿好奇的问道。
飞白与五乔也看向苏洛,想听听小姐的高见。
杜子腾扬起下巴,一脸兴趣,抢先开口道:“咱们都猜一个,看看最后谁猜的正确。”
“这主意好,猜对有奖吗?”玉儿眨着眼睛问道,圆圆的脸上露出贪财的神色。
“猜对有奖,就冲玉儿那可爱的模样,也得有奖。”
杜子腾拿上折扇,从自己的空间戒指内拿出一个鸡蛋大小的蓝宝石当彩头,随后看向苏洛。
苏洛左右看看,拿出一颗丹药放到桌上,这彩头很诱人。
飞白与五乔相互对视,眼睛里射、出好胜的光芒。
苏洛笑嘻嘻说道:“这两个就是彩头,现在咱们各自猜一个吧。”
嗯嗯,玉儿连连点头,看的苏洛哈哈大笑,直接把彩头交给玉儿保管,喜的玉儿蹦高了乐。
他们是高兴了,落荒而逃的孙姨娘就不高兴了,没有听令去找刘二交权,而是跑到了秋风院去找苏哲。
也是赶巧了,苏哲知道今天苏洛回京,没敢出去浪,一直躲在自己的院子里听信。
孙姨娘去找苏洛的事情苏哲听说了,孙姨娘跪在院门口的事情苏哲也听说了。
这位三少爷知道后啥也没做,还埋怨孙姨娘不识相,去那个破院干什么呢,故意找不自在还是想沾点霉运回来。
听说孙姨娘来访,苏哲满脸不开心的接见了孙姨娘,听着孙姨娘哭诉自己如何被看不起,被威胁,被人轻贱等等。
替死者说话
那些哭诉并没有引起苏哲的同情,反而让苏哲更加不喜这个姨娘。
知道当小妾日子不好过,没有自由与尊严,那当初为什么要送上门当妾?
如果不是孙姨娘出身不好,他会被人看不起吗?想想自己这些年收到的轻视与白眼,苏哲的语气更加不好。
“行了,别说那些有的没有,如果你来就是说这些,现在你可以走了。”苏哲指着房门喝道。
这话使的孙姨娘呆愣了一会,眼泪如珠落下,这可是自己怀、孕十月生下的儿子, 怎么可以如此对待自己?
委屈,孙姨娘是真的委屈了,她觉得自己为了儿子隐忍的够多了,为什么儿子一点都不懂她呢。
那真是越想越伤心,难过的心脏抽疼,只是这些都没能引起苏哲的关心,反而!
眼看苏哲的耐心越来越差,孙姨娘终于识相的停止哭诉,把陈国公戴绿帽子一事讲出来,脸上升起幸灾乐祸的笑容。
苏哲听完呆了个呆,不是吧,这年头绿帽子也扎堆吗?套路都一样,也不知现在的那个陈国公世子是谁的种。
小妾生野种,那自己?苏哲突然瞪大眸子盯着孙姨娘问道:“姨娘,你没跟别人那啥吧?”
哪啥?孙姨娘反应过来老脸一红,忍不住埋怨儿子不会说话,不过!
有句话孙姨娘不敢说,妾通买卖,妾还有一个功能就是陪客人睡觉。
当初长宁侯在府中设宴,请他的部下过府饮酒,醉酒后并没有送走,而是留在了府中过夜,那一夜!
孙姨娘低下头,那一夜她也在陪客的名单中,那份名单是赵千芯亲自指定的,孙姨娘没的反抗。
红警之科技帝国
所以,这个儿子有没有可能是别人的种,孙姨娘自己也说不好,反正那几天她也陪过长宁侯,也陪着客人。
我只想躺在火影世界
具体是谁的种,得滴血验亲才行。
只是这话孙姨娘可不敢讲出来,讲出来还有活路吗?
苏哲不知道孙姨娘所想,看到孙姨娘否认松了一口气。
不过陈国公世子的这个把柄得好好利用,此事需要从长计较。
燕京城姜家私院的地牢中,长宁侯被折磨的奄奄一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