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6grr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要做超級警察 線上看-第八百七十九章:謀殺計劃推薦-xuove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我知道了!”
妖孽王妃之廢材七小姐
啊香眉头一下子挑了挑:“我突然就想到了一种情况。”
“什么情况?”
钟天正化身啊香的小迷弟,等待着她指点迷津。
“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
啊香眨了眨卡姿兰大眼睛:“你看,张艺云的死完全符合溺亡的特征,但是她的车子表现出来的种种情况,却不像是正常开车冲入河道的表现。”
“如果…”
“如果,如果张艺云坐在车里,冲进河道的时候,她是处于昏迷状态的呢?”
啊香回头看着钟天正,眼中闪烁着光:“如果她当时是昏迷的状态,那就一切都能够说得通了。”
随着啊香的描述。
脑海里。
宗师级空间构想力形成的空间里,钟天正原本构建出来的那个场景如同沙盘一般轰然倒塌,片刻之后,空间便再度重建,跟着啊香的描述,空间再次重铸。
悬河边上。
一台白色的轿车停在河边,张艺云无力的瘫软在后座。
车门打开,驾驶座的凶手从车上下来,拉开后车门,把昏迷的张艺云从座位上拉扯了下来,放在了驾驶座上,将她的手脚放好,看上去就像一个正常的人坐在驾驶座一样。
凶手做完这一切,并没有着急着动手,而是站在车子边上摸出了香烟来点上,默默的抽烟。
数字化虚拟的钟天正出现在他的身边,看着默默抽烟的凶手,身子靠在了车身上,静静的看着他。
凶手似乎是在思考,也不知道是在完善自己的作案过程还是怎么的,一直在抽烟,烟灰也都弹在了自己的手心没有让它们掉落在地上。
除此之外。
凶手没有多余的动作。
好一会以后。
凶手烟头掐灭,把剩下的烟蒂塞进了自己的裤兜里,这才重新回到车子的驾驶室位置,用工具把安全带的卡扣处理了一下,把掰弯的安全带卡扣扣进卡座。
跟着。
他发动汽车,把轿车副驾驶、后座左右两边的车窗全部降落了下来,唯独留下了驾驶座的窗户密闭。
做完这一切。
凶手又围绕着轿车车身转悠了一圈,确认没有问题以后,钻进驾驶座,把车子熄火,然后把手刹放下,关上车门。
凶手站在车外,看着躺在驾驶座的张艺云,冷笑一声,来到车子后面,伸出手来推动轿车。
没有花费多大的力气,轿车缓缓的对着悬河里面冲了下去。
数字化虚拟的钟天正坐在轿车里的副驾驶上。
河水透过敞开的车窗,快速的涌了进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昏迷的张艺云突然就苏醒了。
網王請叫我 暖陽
顽皮皇后:艳压六宫戏君王 冬依雪
轿车的驾驶座。
我下邊有人 醉探花
苏醒的张艺云拼命的挣扎了起来,被冰冷河水包围的她,求生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
可是。
很不幸。
安全带却怎么也取不出来,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的张艺云有些绝望,窒息、呛水感接踵而至,绝望之中,她完全趋于人的一种本能,伸手搭在了车窗的按钮上。
由于水压问题,车窗下降的速度很慢,缓缓降下了一点点,这个时候的张艺云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凶手站在岸上,冷漠的看着落水的轿车里,拼命挣扎的张艺云逐渐没了动静,原本扑腾的水面,也逐渐趋于平静。
凶手收回视线,转身离开,消失在了案发现场。
数字化的钟天正身影一闪,消失在这个空间里。
金牌夫人:别惹逆世依小姐 智高气昂
“这…”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投资好文]
钟天正听完啊香的猜测,脑海里的案发现场,让他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有没有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
啊香皱眉看着钟天正:“只是,还是缺少一点证据来验证。”
“你需要的证据,我找到了。”
钟天正沉默了一会,跟着说到:“我在轿车落水点的岸边,发现了明显比后面要深的车轮印,所以我怀疑,轿车在落水前,就在岸边停靠过。”
“所以,为了验证我的猜想,我特地趴在了岸边,去查看岸口的情况,我发现,河岸与河水的交界处,确实有大范围的受压崩塌的痕迹。”
轿车落水速度如果不快的话,受压力持续时间长,那么河岸泥土的崩塌面也就越大。
至此。
两人各自的发现,结合在一起,完全符合他们的推敲。
换句话来说。
很有可能。
这是谋杀!
器王煉天 好大壹只文盲
新编科学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简明读本 周永学
会抽奖的科学家
啊香有些疑惑,试图找到自己猜测中的漏洞:“车子为什么会在岸边上停着呢?凶手既然能够精心设计案发现场,伪装成意外事故,那为什么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呢?”
没有手刹的情况下。
戰神變
一个成年男子,要推动一台轿车其实并不是很难。
“我想,他之所以会停车等待。”
钟天正的脑海里,出现了刚才那一幕:“凶手可能考虑到了,既然要把张艺云伪装成溺亡,那么就一定要确保,轿车掉下去的时候,张艺云是苏醒的状态。”
“所以,他在等待药劲过去的时间,他算好了药效过去的时间,掐好了时间点,把车子推下去,正好这个时候,张艺云苏醒了,那么就能在水里挣扎了。”
如果是昏迷的张艺云,那么她很可能在昏迷的状态中溺亡,身体上也就不会出现任何溺亡的表现。
微微的愛情 坤坤1205
“呼…”
啊香捏了捏眉心,重重的吐了口气:“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人的心思也太恐怖了,完全就是一场有预谋的杀人。”
两人边走边说,离开了警戒线的范围。
钟天正摸出了香烟来,点上裹了一口:“那你猜猜,凶手的可能范围?”
“我觉得,凶手应该是她身边的熟人?”
啊香歪头看着皱眉抽烟的钟天正:“我觉得,一个人如果想要无声无息的把她弄晕然后带走,没有那么容易,除非这个人认识她?”
钟天正继续问:“对象呢?”
“对象?”
啊香沉吟了一会:“很久以前就有积怨了?因为用药物把张艺云放到,需要提前预谋,他们直接应该有恩怨,凶手惦记她很久了,有没有这个可能?”
“嗯,也是一个方向。”
钟天正弹了弹烟灰,皱眉说到:“我现在在想的是,这件事会不会跟之前的事情有关系。
啊香说到:“你是说,昨天的漫画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