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非洲酋長-第四百九十五章 巴黎推薦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非洲酋长
曹沫多次经巴黎转机回国或前往德古拉摩,但来去匆匆,即便签证早就办下来,也没有机会走出机场,更近距离的去感受这座在国际上享受盛誉的繁华都市。
这次也是等到宋雨晴跟她妈先到巴黎,在宋雨晴跟朗化石油接触过之后,曹沫才从德古拉摩动身赶往巴黎,跟她们会合。
因为考虑要在巴黎居住较长时间,一直居住在酒店里,心情会比较压仰,很可能达不到疗养的目的——宋雨晴考虑再三,在出国前就通过中介机构,在塞纳河畔的夏隆街租下一套房子。
夏隆街位于巴黎十二区,早年是一片低矮楼房,属于贫民区,有很多黑人、阿拉伯人以及早年到欧洲闯荡的华人居住其间;这里也是华人在巴黎最早的聚集区之一。
不过,随着巴黎东区的发展,过去的低矮楼房早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高大的现代化建筑跟一些特意保留下来有历史韵味的雅致建筑。
绝大部分的贫穷住民在城市变迁中,搬离夏隆街,治安也随之好转起来,而一些在法国发达起来的华人还继续居住在原处——相比阿拉伯人、黑人,华人在极其艰苦的环境更容易积累同富,近代以来夏隆街华人的居住比例甚至比以往更高,沿街有很多华人开的店铺跟公司。
宋雨晴租住的房间,位于一栋四十年代所建、石材包覆、有着古典韵味的公寓楼里——公寓楼的主人,还是一名五十年代末定居巴黎的老华侨。
宋雨晴带着她妈住进去,不仅在公寓楼里以及夏隆街能看到更多亲切的面孔,也不会有语言上的障碍。
曹沫到巴黎后没有跟工作人员住酒店,也是直接住到公寓楼里。
说起来也巧,整栋公寓楼的所有人,那名老华桥叫叶伯初,还是新海人,解放前随家人迁往越南定居,之后又赶上中南半岛战乱,随家人飘泊了一阵子最后才定居法国。
照叶伯初自己的说法,他跟他父亲都是坐吃山空的主,没有什么经商的才能,但最后手里还能剩下一栋公寓楼,可见祖上带出大陆的家产有多大规模。
叶伯初现在只有个女儿,夫家在里昂也有一番事业,没有过来接手公寓管理的意思。而叶伯初七十多岁,虽说身体还算健朗,招聘了几名华人员工,亲自管理这栋公寓楼,但也多少也有些力不从心。
公寓楼位于塞纳河畔,曹沫抵达巴黎那几天,恰好是当地一个重要假日的缘故,每天在岸堤的梧桐树下,人们三五成群,晒太阳或拉手风琴,唱歌跳舞也有之,非常的热闹;壮丽精致的大桥下游艇穿梭,两岸的建筑又容纳了自古希腊以来的诸多风格,黄昏时,天际泛起绯红瑰丽的晚霞,入秋后的风景非常的迷人。
宋雨晴要比他更早几天住进来,曹沫看得出她短短十天的入住体验,对这里已经着迷了。
“你真喜欢这里,就将这栋公寓楼直接买下来呗!”
曹沫一天黄昏陪宋雨晴坐在河畔,看她入迷看着夕阳下的河面,说道。
“啊!”宋雨晴刚将她妈打发回去,跟曹沫依偎的坐在长椅上看河面上的风景,听曹沫突然提起买下公寓楼,吃了一惊,横了他一眼,说道,“喜欢什么都买下来,有你这么任性的?”
曹沫说道:
“除了我预感我们跟朗化未来会有更密切的合作外,天悦工业计划引进的几项关键技术合作方也在法国,而可可脂的市场更主要还是在欧美,我们在巴黎成立正式的办事机构也是大势所趋。不过,埃文思基金会在英国、法国都有很强大的势力,他们为达目的,也制造过一些意外。我们有人员到巴黎,贴身警卫工作不能省。不过,办公室主要负责联络工作,不需要安排多少正式员工,倘若常驻巴黎的警卫,比办公室的正式员工还要多,还是太突兀了。你将公寓楼买下来,从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调过来的警卫,就可以安排在公寓楼的物业管理团队里,就不会那么显眼了……”
“要买下这栋楼,也应该以天悦投资的名义买啊!”宋雨晴说道。
“你不是生日快到了吗?我未必有时间陪你过生日,但礼物不能省啊!”曹沫说道。
“那你泡妞的成本是不是略高了一些,这栋楼是不太大,但也要好几千万欧元,你不用省着点多泡几个妞啊?”宋雨晴横了曹沫一眼,打趣道。
“没事,我钱多。”曹沫说道。
宋雨晴伸手掐住曹沫。
“疼疼疼!”曹沫叫起来,等宋雨晴停手,说道,“陪我去办公室加班吧!”
虽然说都住到公寓楼里,但宋雨晴跟她妈住一起,进了公寓楼就跟曹沫保持住距离,两人想要有点什么事,还得到酒店临时租下来的办公地去做。
“不去,我跟我妈说好再散会儿步就回去的……”宋雨晴不理会曹沫说道。
斯塔丽、周晗精力好、体力好,不怕曹沫索求无度,但宋雨晴体质比较弱,欢爱一场要歇一阵子才不会被人看出异状来。
马上就要天黑了,夜晚她不能将她妈一个人丢公寓里,怎么敢答应这时候跟曹沫去酒店里折腾?
“……”曹沫装作很失望的拍打了一下额头,说道,“我明天就回国,你也不陪我一下?”
“我妈睡眠不是很好,夜里都会吃助眠的药物,等她睡熟后,我去找你!”宋雨晴小声说道。
“那你这几天晚上为什么不过来陪我?”曹沫瞪大眼睛问道。
“我怕太贪恋睡在你怀里的感觉!”宋雨晴嘟着嘴说道,“你明天要回国,我可以稍稍放纵一下自己……”
“怎么个放纵法?”曹沫笑问道。
“你想哪里去了?”宋雨晴见曹沫两眼放光,掐了他一下,看天色不早,拉他起来往公寓楼方向走去。
临近夏隆街时,宋雨晴便放开曹沫的手,她可不想让她妈撞见或者被刚刚混个面熟的华人街坊看到她跟曹沫亲密的样子。
这时候,远远看到韩书筠与韩少荣从远处,沿着河堤道走过来。
佳颖大学毕业后,没有急着读研究生,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木象资本的发展上;莉莉回到卡奈姆,给她爸奥乔桑当助理,同时也负责起天悦跟奥约州当地政要的联系。
却是韩书筠,曹沫前段时间听陈蓉提起过,说她还没想着要走入社会,但到底是国内继续读书,还是出国留学,也没有准,好像韩书筠她自己的意愿想到巴黎来留学。
熱門都市小說 非洲酋長 txt-第四百九十五章 巴黎相伴
却没有想到会在塞纳河畔撞见她跟韩少荣。
有时候世界还真是小。
韩少荣、韩书筠起初没有看到他们,但这附近的河堤树荫下没有几名游客,地方又开阔,曹沫心想他要是跟宋雨晴扭头拐向其他方向,反倒会引起注意,也显得做贼心虚。
他们就站在那里,看着韩少荣、韩书筠父女走近过来。
曹沫听觉也极敏锐,很远就听到他们正为留学的事情争吵。
韩书筠想到法国留学,巴黎这边的学校都已经选好,韩少荣也不是允许,但要求韩书筠在他安排的保姆、保镖下留在巴黎。
有口皆碑的小說 非洲酋長 線上看-第四百九十五章 巴黎展示
韩书筠却特别反感这点,将韩少荣派过来的保姆、保镖赶走,韩少荣这次趁欧洲出差的机会,赶到巴黎勒令她回国去,甚至不惜以截断对她的经济来源相威胁。
陈蓉这些年跟韩少荣互不来往,但在对女儿韩书筠的态度上却是一致的,一直以来都反对此时还没有从叛逆期走出来的韩书筠脱离他们的视野,独自在法国或其他哪个国家留学。
所以说,韩少荣这次跑过来,威胁说要断了韩书筠的经济来源,应该也是跟陈蓉通过气的。
然而韩少荣这时候图穷匕首现,直接以切断经济来源相威胁,却是将韩书筠气得够呛。
她当下就怒气冲冲的甩开她爸韩少荣的手,要独自离开,走了一段路,看到她爸韩少荣还跟着她身后,有些歇斯底里的大声叫起来:
“你再跟着我,我就报警了——这里不是国内,警察可不会看到家务事就袖手不管,任由父母限制成年子女的自由,我凭什么让你的人看着!”
“你有本事先将我跟你妈给的信用卡都停掉,再来跟我谈自由!”韩少荣冷静的叫道。
“你的信用卡,我现在就还给你,我跟我妈的事,你管不着!”韩书筠从包里翻出两张信用卡,就扔地上。
“我已经通知你妈,这两天就断掉给你的信用卡。既然你要追求你的自由,我们也只能这样彻底的放手!”韩少荣威胁道。
“随你们的便——我就不信离开你们,我就活不下去了!”韩书筠任性将包里另外几张信用卡都扔了出去,大声叫道。
她待要跑起来,想要逃离她爸爸韩少荣的掌控,才猛然看到曹沫跟宋雨晴就站在十数步外目睹着这一切,没想到人生竟会这么巧,一时间愣怔在那里,小姐脾气暂时也冻结在那里。
韩少荣看到曹沫、宋雨晴,默然将一堆信用卡从地上捡起来。
“……”曹沫也很是无语,他能说什么?涉及到韩书筠,他连看戏的立场跟心情都没有。
韩书筠愣怔了好一会儿,脸色阴晴变化了好几下,便径直走曹沫这边走过来,跟韩少荣说道:“我现在跟曹沫走,你总该不用再跟着我了吧?”
曹沫拍了拍脑门,大感头痛,但事关韩书筠,他还真不能拍拍屁股就走,当这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要不然他不好对陈蓉交待。
韩少荣脸色阴沉的看了曹沫、宋雨晴好一会儿,陈小平跟华茂的工作人员很快从后面赶过来,他最终也是摆了摆手,没有再说什么,带着陈小平他们先离开。
…………
…………
“……世界真小,我正好在巴黎,在塞纳河边上跟人谈事情,撞见书筠跟韩少荣在河边大吵——嗯,她很有骨气的把信用卡都扔了,现在在我旁边。她回不回国,我也管不了,但天悦在巴黎设了办公室,她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找过来——她现在还在气头上,嘴巴撅起来能挂篮子,看上去应该不会接你电话。好的,我在这边先看着,我本来打算明天回国的,先留两天再说……”
回到住处,曹沫先给陈蓉打电话,说了韩书筠跟韩少荣在巴黎闹翻的事情,省得那边担心。
“谁说我不接我妈电话了?”韩书筠瞪眼看过来。
“……”曹沫伸手要将手机递过去,见她不接,就将手机搁桌上,他只要确保韩书筠是安全的,却没有管教她的义务,也懒得浪费唇舌。
“……我也是过来后,听说巴黎的治安其实很糟糕,我都有些后悔了,仔细想想,国内除了空气差点,还有哪点比这里差了?特别像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一个人跑到国外来留学,没有亲戚朋友照顾,你爸妈肯定会担心的——他们反对,也是关心你。”宋雨晴她妈不懂背后的恩怨情仇,将韩少筠纯粹当成是跟父母怄气出走的女孩子,忍不住劝说她起来。
“妈,你就少说两句,”宋雨晴却怕韩书筠听不进好歹话,任性跑走,令曹沫对陈蓉难以交待,拦着不让她妈多嘴,将她妈往厨房里推,说道,“我想吃面条了,妈,今天晚上你要是不累,就擀面条给我们吃吧?”
“就你嘴馋!”宋雨晴她妈却是乐意被女儿差遣,也乐意下厨,喜滋滋的进厨房拿出面粉来和。
曹沫看了韩书筠一会儿,假模假样的打开电脑看起邮件来。
“我就在这里住一会儿,等我爸走开,我就回酒店去,”韩书筠冷眼看着曹沫,说道,“不需要你装好,也不会让你为难,更不会碍你们的事!”
曹沫见韩书筠话里意有所指,也只是耸耸肩,不跟她斗嘴,省得助涨她的气焰。
“砰砰砰……”
这会儿房门被人敲响,宋雨晴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疑惑的问道:
“谁啊?”
“宋小姐你好,有人声称是曹先生跟你的朋友,要送一些东西过来……”公寓楼一名声音熟悉的管理人员在门外说道。
曹沫走过去打开门,却见陈小平站在公寓楼的管理员身后,往屋里看了一眼,确认韩书筠还留在这里,就直接将两只旅行箱放在过道里,说道:“这是书筠的行李,酒店已经退掉了!”
“他有什么权力替我退掉酒店?”韩书筠气得要发疯,大叫道。
“酒店那边你住那么久,其实已经欠费了,要不是酒店跟公司有协议,早就赶人了——还有一些费用没结,你也不用操心,公司会直接结算的。”陈小平放下旅行箱,也没有多说什么,就直接走了,看得出韩少荣是决定先断掉韩书筠的经济来源,连酒店都退掉了,逼韩书筠在法国没有退路后回国去。
曹沫也只能将两只沉重的旅行箱拖进屋来,看了韩书筠一眼,又重新走回到电脑前看起邮件来。
“好戏都让你看到了,你就没有什么要冷嘲热讽的?”韩书筠心头的恼火无处发泄,“啪”的一声,直接将曹沫的手提电脑合上,盯着他问道。
“我可没有精力跟你说教,也没有这个义务,”曹沫举起手,表示自己完全不想惹她,“你要是想在这里暂时住下来,也不用求我怜悯你,我看你那只鸵鸟皮包送到二手店里,应该也能换三四十万,够你在这里开销一阵子,宋雨晴可以介绍你去租个单间!”
“……”宋雨晴她妈刚要将一张干净的桌布铺到餐桌上,听曹沫说韩书筠扔餐桌的那只包买二手还能值三四十万,吓了一跳,也是笑笑不再作声,认识到韩书筠就是超级富豪家的娇小姐,根本轮不到她去指手划脚劝说什么了。
过了一会儿,宋雨晴她妈注意到宋雨晴平时用的包跟韩书筠的包名牌标识是一样,拉她过去,小声问:“你这包多少钱买的?不会也要几十万吧,你们怎么这么浪费?”
“材质不一样,我这个是普通的小牛皮,真不值多少钱。”宋雨晴嗔怪的瞪了曹沫一眼,她以前就怕在她妈面前兜不圆,特别不乐意用什么爱马仕,但这包又是曹沫送的,她又舍不得不用。
“那包不值多少钱,也得二十多万呢!”韩书筠冷不丁插一嘴说道。
曹沫见她自己的事情还没有摆平,这时候却八卦的揣测起他跟宋雨晴的关系来,也是头大,敲着桌子说道:
“你脑子是怎么长的,我刚才那么明显的冷嘲热讽都没有听出来?我不知道你旅行箱里还装了什么东西,就这只爱马仕的鸵鸟皮包就够普通人在巴黎开销一年,在国内省吃俭用甚至能开销十年;而你手上带的这块理查德米勒,普通人可能辛勤工作一辈子都赚不到,换成钱都够在巴黎混几年了。不过,你要是拿包跟表去换钱,跟直接刷你爸妈的信用卡当寄生虫,有什么区别?你也别盯着宋雨晴,她现在是天悦的高级合伙人,年薪都买好几块最顶级的理查德米勒……”
“你这算是管教我?”韩书筠冷声问道。
“我才懒得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我有多恨你韩家,你心里很清楚,你要在巴黎出点事,你说我乐不乐意看到?”曹沫说道,“我就是觉得你要是拿这包、这表去换钱,算不上是真正的追求自由——而就你读书的水平,又没有正式的工作签证,想在巴黎找份正经的工作养活自己也不可能,但我到巴黎这几天,发现中央大街那边流莺出没,也有不少黑人、阿拉伯人、华人都喜欢去那里找乐子,我觉得这不失一条谋生的出路,也一定能将你爸气得死去活来,你可以考虑考虑……”
“……你!”韩书筠咬牙切齿的盯着曹沫,眼睛瞥向茶几,寻思着有什么东西能直接扔他脸上去。
“当然,你要是能为我工作,从我这里拿薪水,然后留在巴黎半工半读,我估计也同样能将你爸气个半死,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了?”曹沫说道。
“工资低了我不干!”韩书筠说道。
“要是能将缺八辈子德的韩少荣活活气死,我可以一次性奖励你一千万欧元,但要是只能气个半死,我顶天给你将年薪开到十万欧元!”曹沫说道。
“但是得说清楚,我要留在巴黎,同时我不乐意做的事不做。”韩书筠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