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z7n3精华言情小說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笔趣-第三百三十章 我要把這猜想解決了鑒賞-jxoq6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小說推薦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啊?”
“什么?”
“解题?”
“解‘戴尔’猜想?”
“我擦勒!不是吧!”
收看直播的网友们纷纷对此表示无法置信,惊呼声音一片,反应在网上就是一秒钟出现的评论是之前的十倍还要多。
而在现场。
现场的游客们对待这件事的反应也一模一样。
青少年数学队领队何在常险些是一头晕倒在地上,真的好想上去拉住朱铨的衣领,好好质问他一番:
你特么的是不是早上没吃饭,中午也没吃饭,导致你丫的脑子没动力,直接给生锈了吗?
柳筱玥的爱慕者葛云天是在场最为淡定了专家了,两手怀揣于胸前,没有说话,像是看戏一般。
他通过特殊渠道知道柳筱玥之前去相亲的,还知道相亲的对象就是朱铨,所以情敌相见,那是分外眼红啊!
既然朱铨要丢脸,而且是当着柳筱玥的面丢脸,那就丢呗!
丢了,反倒是有利于自己在追求柳筱玥的时候,占据印象分的主动性。
而最为紧张的当属这些个华国老数学家们了!
他们中的一位已经是把脑袋给摇头摇晕了。
这位老数学家感觉朱铨的这一行为就是‘不自量力’、‘丢人现眼’。
这些个孩子们刚在国际青少年数学竞赛上丢完人,合着你现在又去了?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
你明不明白‘戴尔’猜想究竟是什么啊?
你明不明白‘戴尔’猜想对于整个数学界究竟意味着什么啊?
老数学家们真的很想把这几个问题当面问朱铨一声,然后再认认真真的告诉任心:
这个‘戴尔’猜想就是特么的一道墙,特么的一道坎,几十年来都特么的无人可以跨过!
你特么的还真特么的以为这是‘一加一等于几’的算术题呢啊你!!!
你特么的还真特么以为这是颗大白菜呢啊,说解开就解开?!
在当今的这个世界,敢对‘戴尔’猜想动心思的人,敢有勇气尝试去研究‘戴尔’猜想的人,敢说自己要将精力放在‘戴尔’猜想的人,也就是那么最顶尖的几十位数学家们呐!
而且,有且只有他们才有这个念头,趁着自己的巅峰还在,精力旺盛、经验丰富、经费充足的情况下,赶紧去试一试。
叶天
对!
他们只能说是去试一试罢了!
職場裏的女人們
都没有信心去解开的。
而对于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数学家而言,就拿自己这些在世界数学界排不上号的华国数学家们而言,别说是尝试着去解题了,这样的想法根本就没有!
因为不敢动!
就像蚍蜉不敢撼大树一样!
他们是有自知之明的,都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
但是…
特么的你却敢?
而且是直接想都不要想的就直接直播证明?
好家伙!
比起世界上敢于解决这个难题的数学家们都牛比!!!
谁给你的勇气?
梁静茹吗?
看起来,你的胆子挺大啊!
往好了说,这是无知者无畏!
可是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往好了方向想,只会是觉得这货不懂分寸,不知进退,哗众取宠,丢人现眼。
鞠祎婧之前虽已经预感到了朱铨可能又要弄出什么大事了,可也没料到眼前这一幕,右手按在自己的脸蛋上,无语的都不想发表任何评价了。
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一个小小的数学教授,又能够干什么呢?
原本她对于舞台上的朱铨还算是比较认可的,觉得他的嘴皮子很溜,也很会主持,还很有学识,但是这也太能够惹事了吧!
如果说,按照柳筱玥说的那样,速算那事儿,他确实没有作弊,依靠自己的方法解决了问题,得到了正确答案。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解决这个世界性的数学难题啊!
难道就没有一点好的解决方法来保护这些孩子们吗?
鞠祎婧不相信没有,也不相信朱铨没有想到,但是朱铨偏偏还是选择了最不明智的一个。
不仅大骂整个华国整个数学界,而且还单挑整个数学界都无能为力的猜想,是他疯狂还是世界疯狂?!
‘戴尔’猜想是个何等层次的数学难题,打个比方来说把,大约就是世界前十稳稳进的,前五也是十有八九的,不少数学家也会将其列为前三之列的那种。
所以,就这样的一个难度,是你朱铨可以触碰的么?
你,朱铨,只是一个主持人!
是个文艺工作者!
跟理科,跟数学,跟这个最难的‘戴尔’猜想,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啊!
你,朱铨,是哪个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呢?
华国数学界的人集体无语:…
在场的无语的数学家们可不仅仅只有华国,那些被借白板的那些国家的数学家也是在自己国家的翻译说明之后,也是一个个明白了,全都傻着眼的看向朱铨,那个在题板前刷刷动笔的华国青年。
虽然从前面写的东西来看,好像是那么一回事儿,运用的方法也是跟正规的解题思路一致,但是这都是可以在数学网站上查询到的玩意儿。
这顶多只能是证明,这个男的是了解‘戴尔’猜想的。
只是要解开?
啧啧啧…
他们对此并不抱以希望。
tfboys与青梅竹马 陌千涵
他们相当不明白,怎么华国的人都有这么大的勇气,刚才是几个半大孩子要解题,现在又换了一个据说只是一位职业是记者、主持人的大人?
外围游客也唧唧喳喳。
“朱老师他懂数学吗?他学的是播音主持吧,跟数学一点都不搭嘎!”
“他怎么可能会懂!我觉得也就是普通高中生的水平吧!”
“哎,我记得刚刚可是有人说了,朱铨老师好像通过计算器作弊,然后算出了五位数乘以五位数的乘法,所以他怎么可能懂数学啊!”
“哎,这话可不能这么说!朱铨老师可是一直在国视的摄像机镜头下暗中采访的,你觉得朱铨老师是有多么心大才会在镜头前公然作假?”
“我也相信朱铨老师没有作弊,依靠自己心算的能力完成了挑战,但是我依旧不相信朱铨老师能够解出这个问题。这可是那些顶尖数学家们都折戟沉沙的啊!”
“对,朱铨老师文学素养方面,我是认同的,可这个数学…汗,我对此不想说些什么,只想说,见过胆儿大的,没见过这么胆儿大的啊!”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朱铨的操作给惊呆了,最多就看了开头的证明,发现没有新意后,哪里还会继续深究朱铨究竟在那白板上写了什么呢?
因为他们都有一个主观的判断,那就是这个华国年轻人肯定不行。
先不说他是不是数学家,而是主持人这样的一个专业上的考量,就单论,他是一个华国人,那他十有九点九九九的不行。
人种的差异!
不可逾越!
毕竟,他们白种人,西方人,都不行呢!
如果朱铨,这个华国年轻人行了,那不是开国际玩笑呢么?
灯塔国数学家花盛钝一脸轻视。
灯塔国的学生领队林坑也在一旁用正常声音,并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直接嘲笑道:
“我想,这‘戴尔’猜想要是可以轻易论证,那么‘戴尔’猜想也就不叫做‘戴尔’猜想了!”
灯塔国的通用语言是日已落的英语,朱铨的英语是可以的,所以是完全能够听的懂也听到了对方说的话。
不仅朱铨听到了,在场懂英语的人也都听明白了。
汪静静感觉到了他们这里现在是万众瞩目,又听到如此鄙夷的语句,这脸蛋瞬间变得通红。
这不是因为害怕自己丢脸,而是觉得让自己的偶像朱铨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丢脸,那就是实在是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儿,汪静静无奈道:“朱老师,我觉得…我觉得…要不…咱还是…还是算了吧!这个‘戴尔’猜想实在是太难了,不是咱们解决…”
朱铨已经是写完了第一块白板,在走向第二块白板,准备继续书写的间隙,微微顿下笔,侧头看着汪静静笑了笑,和颜悦色地说道:
“汪静静同学,请你记住我的话,千万别理会那些质疑你的人。
我很负责的告诉你,只要你成功了,等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是小丑。
所以,你要做的就是专注于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吗?
哥哥我是主持人圈的,跟娱乐圈还算是比较近吧,那些个圈内的传闻我可是听了不少,看了也不少。
一般来说,那些个天皇巨星无一不是这样过来的。”
汪静静重重一‘嗯’,道:“我记下了。”
網天下 我是萌神
“看得懂吗?”
朱铨听汪静静听下去了自己的话,直接就指了指自己写的东西。
汪静静盯着看第一块白板看了片刻,接着迷茫地摇头,“朱老师,我就看懂了第一行的计算,还有华文字,其余的…”
三品廢妻 小樓飛花
不出意外的,汪静静看懂的着实不多。
而其他的一些小选手,更是一点都看不懂,云里雾里的。
朱铨点了点头,也不例会旁人如何,在他眼里似乎只有这几个孩子,又抬笔在第二块白板上写了几下,然后笑道:
“你们啊,现在看不懂没关系!这个是很正常的,毕竟才十五六岁的年纪。以你们的天赋,以后都会懂的。”
这是对孩子们的鼓励,也是说的实话。
因为,今天,他,朱铨,就要把这个‘戴尔’猜想给解决了。
电脑坏了,晚上新电脑到货,刚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