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奉打更人 txt-第六十六章 七情展示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许七安推开卧室的门,空气中弥漫着清幽的檀香,屋内漆黑一片,没有点烛。
他借着外室透出来的微弱灯光,走到桌边,捻亮了灯芯。
然后再把床榻边的两排蜡烛逐一点亮,一簇簇明艳的火苗燃烧,焰心静谧,焰头跳跃,驱散着房间里的黑暗。
这时候,他才有时间去观察洛玉衡,松软的锦塌上,她穿着道衣侧卧着,衣裳下有着成熟女子动人曲线。
许七安的目光从下往上移动,首先是一双白皙的玉足探出罗裙,足型优美圆润,足趾纤巧秀气,玲珑精致,宛如世间最顶级的玉器。
让人忍不住想要握在手里把玩。
而后是腿部曲线,一路上扬,到臀侧为巅峰,小腰处骤然收束………好一个浮凸有致,曲线曼妙。。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许七安内心感慨着,目光掠过雪白修长的玉颈,停留在洛玉衡如花似玉的脸蛋。
她似乎有些热,脸颊泛着红晕,出了一层细汗,烛光下,晶莹润泽。
她的青丝在软枕散开,有种肆意的美。
“国师?”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大奉打更人 賣報小郎君-第六十六章 七情展示
许七安在床边坐下,低声呼唤。
洛玉衡动了动螓首,呢喃般的吐出一句话:“池子,带我去池子………”
池子?是指温泉池吗。他揣度着洛玉衡的意思,又听她呢喃道:
“池子能化解我的业火………”
许七安多少听明白了一些,她平时是靠某个池子化解业火的。
“嘶,好烫,这是烧糊涂了?”
他伸手按在洛玉衡的额头,一片滚烫,她体内仿佛有烈火在灼身,烧的白嫩的肌肤变成了嫩红色。
“国师,国师。”
许七安呼唤了两声,洛玉衡依旧神志不清,对他的呼唤没有反应。
这让许七安感到为难,助洛玉衡平息业火其实很简单,只需以地宫中的双修秘法,用气运取代气机,在两人体内以周天运转,便可浇灭她体内的业火。
可双修毕竟是两个人的事,单凭一个人很难完成。
额,我在地宫里看到的双修图,虽然大部分是需要两人配合修行,但确实存在一方主导的………想到这里,许七安不再犹豫,单手按在洛玉衡的肩膀。
明显察觉到洛玉衡娇躯一僵,余光瞥见她秀拳悄悄握住。
装的啊,至少一半是装的……..许七安一愣,忽然有些明白,她刻意等到现在,就是为了让自己业火缠身,只剩为数不多的理智残留。
这样她就“被动”完成了双修,而不是主动寻欢。
小心思还真多……..许七安心里嘀咕,他知道,这是洛玉衡身为人宗道首,最后的矜持和骄傲。
他回头吹熄蜡烛,踢掉靴子,正要上床,一双小手撑在了胸膛,伴随着洛玉衡低低的声音:
“不要………”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大奉打更人笔趣-第六十六章 七情熱推
这声音是如此的复杂,夹杂着胆怯、忐忑、欲拒还休不情愿,以及一丝哀求。
洛玉衡不知何时睁开了眸子,在黑暗中与他对视。
相顾无言了许久,许七安低声道:“别怕,有我。”
洛玉衡凝视着他,默然许久,撑在他胸膛的手变的绵软无力。
许七安多少能理解她的想法,胆怯和忐忑,恐怕只有业火灼身时的她,才会表现出最柔弱的一面,平日里断然不会这般。
不情不愿的欲拒还迎,则是因为洛玉衡对他有好感,认可他,甚至决定往道侣发展。
但两人毕竟没有真的达到水到渠成的地步,这场双修,是迫于形势,半推半就。
因此,箭在弦上时,她会本能的抗拒。
许七安捏住被角,用力一抖,“哗啦”声里,棉被铺开,遮挡了一切。
接着,被窝里忽然发生剧烈的挣扎,持续片刻,停了下来,然后,一条腰带从里面棉被缝隙里丢了出来。
随着腰带被丢出,被窝里不知发生了什么,又开始剧烈挣扎,然后平静,一条绸裤被丢了出来。
很快,床边的地面散落着许多衣物,包括女子私密的贴身衣物。
……….
超棒的都市异能 大奉打更人 賣報小郎君-第六十六章 七情展示
半个时辰后,黑暗里传来洛玉衡冷淡的声音:“别贴着我,滚开。”
小姨,你这是在向我诠释什么叫事前疯如魔,事后圣如佛?许七安挑了挑眉,胸膛紧贴着小姨光滑如凝脂般的玉背。
他的情蛊终于得到了巨大的满足,疯狂攫取情·欲的力量,茁壮成长。
另外,双修是互补的,洛玉衡借他气运平息业火,许七安也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他的丹田气机浑厚了些许。
要知道,三品之后,吐纳对气机的增长已经微乎其微。
许七安踏入三品后,修为就再没有精进,如今和洛玉衡双修,他看到了修为精进的希望。
尽管封魔钉限制了他的修为,可将来有朝一日,总是要解开的。
许七安搂着洛玉衡的小腰,绣着发丝间的清香,低声道:
“继续修炼?”
洛玉衡端着二品的架子,淡淡道:“走开。”
还说王妃傲娇,你也不比她好到哪里……..许七安挑了挑眉,忽觉某处一凉,洛玉衡剑指点在那里。
“睡,睡觉吧。”
许七安默默后缩,离她远远的。
两人再无交流,呼吸平稳的睡去。
大概两炷香时间后,一具滚烫的身体靠了过来,洛玉衡低声道:
“业火重燃了……..”
人宗的业火深入骨髓,岂是一次两次就能浇灭,许七安早已做好持久战的准备,但他蔫儿坏,记着洛玉衡刚才高冷姿态,便嘿嘿笑道:
“不行了,我体力不支,今儿修不成。明天夜里再说吧。”
洛玉衡似乎不屑开口求欢,用光滑细腻的身段蹭了蹭他,笨拙的引诱。
许七安心如止水,就是不碰她。
双方僵持了一刻钟,洛玉衡皮肤火烧火燎,脸蛋酡红如醉,业火灼烧的难受。
红润小嘴里时而吐出几声甜腻嘶哑的音节。
“别闹了…….”
国师的声音从枕边传来,沙哑中带着嗔怒,嗔怒中带着软濡。
唯独没有以前的清冷平淡。
强势的女人,一定要在七天的双修里征服你………许七安舔了舔嘴唇,低声道:
“国师,我与你讲个笑话。”
停顿一下,说道:
“在很久以前,也是这么冷的夜里。一碗冰镇酸梅汤离开了冰块,出去玩耍。玩着玩着,它发现自己碗里的冰融化了。于是哭着回去找冰块。你猜冰块跟它说了什么。”
洛玉衡黑亮的美眸望着他。
许七安不卖关子,低声道:“冰块说:上来自己冻。”
说罢,他期待的看着洛玉衡,等待她的反应。
洛玉衡冷冰冰的望着他,牙缝里一字一句吐出:“许——七——安——”
“国师,我说笑而已。”许七安能屈能伸。
他随之压了上去,却遭到洛玉衡剧烈反抗,冷艳的美人板着脸,温软如玉的小手紧紧撑在他胸口,每次许七安试图靠近,就被她推开。
她生气了,耍小性子了……….许七安箍住她的手腕,一番拉扯纠缠后,洛玉衡就不反抗了,赌气似的把头别向一侧。
………..
黎明破晓。
洛玉衡披着袍子,推开窗户,任由寒风灌入房间,吹起她凌乱的秀发,吹起她的领口,雪腻若隐若现。
她怔怔的望着东边微微发白的天际,回想着今夜发生的一切,恍然如梦。
首次以气运浇灭业火的喜悦;初尝道侣滋味的感慨、怅然;以及心头不想承认却又真实存在的情愫。
时间往前推一年,如果有人说,她将来的道侣是打更人衙门里那个小铜锣,洛玉衡会嗤之以鼻。
可命运就是如此奇妙,当初在她眼里,属于晚辈,乃至孩子的一个年轻人,今时今日,已经和她滚在一床被子里。
“第一天的业火平息了?”
身后传来许七安的声音。
洛玉衡刚要说话,腰肢被一双手臂环住,火热的吻在后颈流连…….
她浑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皱了皱眉,震开许七安,尽量让自己语气平静,道:
“昨夜约法三章过,你我之间只是交易,仅限于平息业火。”
死要面子………许七安无奈道:
“国师,咱们已经是道侣了。”
洛玉衡冷笑道:“我的道侣,只能有我一个。”
“……..”
她没再纠结这个话题,沉吟一下,道:“你知道我为何每次业火灼身,便不见外人吗?需得闭关七天。”
“怕被元景帝趁虚而入?”许七安猜测。
她摇摇头:“当时的业火不至于烧灼理智,我不愿意,谁都强迫不了。真正让我闭关的原因,是七情!”
“七情?”许七安反问。
“喜、怒、哀、惧、爱、恶、欲。”
洛玉衡缓缓道:“接下来的七天里,我会被七情主导,变的不像自己,甚至频频失态。”
人宗的业火,本质上就是七情六欲。许七安似懂非懂的点头。
“等天亮之后你就知道了,不过,在那之前,我还得与你做个约定。”洛玉衡眺望远方,告诫道:
“不准透露出去;这七天里,子时之前必须来我房间。”
等许七安点头答应后,她关上窗户,卷着棉被,放缓了呼吸。
许七安并不困,反而精神抖擞,便披上袍子,离开卧室。
他穿梭在破晓的晨光中,迎着寒风,来到温泉中。
好看的玄幻小說 大奉打更人 起點-第六十六章 七情展示
蒸汽缭绕,温泉略有些烫,但对他来说,温度正好。
“是不是应该把她也带出来沐浴,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泡在温暖舒适的池子里,许七安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国师本来就是条大鲨鱼,要是通过双修怀孕,其他鱼还有容身之处吗?
“她是没考虑到这个因素,还是暗戳戳在算计了,但表面不说……..”
想到这里,许七安就有些坐立不安了。
同时,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闪过一句前世的名台词:我会用内功把你留在我体内的东西逼出来。
出处已经忘了,但这么骚的台词,他记了两辈子………
国师要是有这觉悟就好了!
天色越来越亮,半轮红彤彤的朝阳,从东方挂出。
许七安泡的通体舒泰,上岸穿衣,刚披上袍子,眼前一花,出现洛玉衡的身影。
她的表情很奇怪,看到许七安的瞬间,一分安心,一分后怕,剩下八分是恼怒。
洛玉衡柳眉倒竖,满脸恼怒:“你去哪儿,为何不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