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蘇廚笔趣-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後世之美看書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后世之美
网游之金庸群侠传 孤独行云
朝堂之上,几乎全成了保守派和改良派的天下,改革派现在就剩下一个右相韩缜,一个户部尚书曾布。
曾布是因为之前接替苏油安定宁夏的功劳,加上做过三司使,被章惇援引复朝的。
戊辰,苏辙言:“陛下用司马光为相,而使韩缜以屠沽之行与之同列,以臣度之,不过一年,缜之邪计必行,邪党必胜,光不获罪而去,则必引疾而避矣。”
“去岁北使入朝,见缜在位,相顾反臂微笑。是因缜举祖宗七百里之地,无故与之。”
“臣闻契丹地界之谋,出于耶律用正,今以为相。”
“彼以辟国七百里而相用正,朝廷以蹙国七百里而相缜,臣愚所未谕也。”
一剑封喉。
其实韩缜有些背锅,那七百里疆域是王安石和赵顼经过深思熟虑,研判了当时河北情形与辽国敌情之后,最终决定放弃的。
重生 之 都市 仙 尊
而韩缜不过是当时朝堂派出去的谈判代表而已。
但是朝廷的锅也该韩缜背,这就是政治。
苏辙这时拿出来弹劾,韩缜本来就在求退,立即合门戴罪。
己丑,朝廷接受了韩缜的辞呈,罢右仆射,以观文殿大学士知颍昌府。
高滔滔对韩缜和对蔡确的态度截然不同,虽然台谏前后论缜过恶甚众,高滔滔皆留中不报,但韩缜的不报与蔡确的不报,也是有区别的。
高滔滔还曾经宣谕孙觉、苏辙:“进退大臣,当存国体。韩缜虽不协人望,但是也必须主动求去,而后出之。”
刘挚等攻之益急,高滔滔同意韩缜辞职的同时,又出内批给给事中:“缜自以恐妨贤路,故乞出外,视矜功要名而去者,缜为得进退之体,宜于制词中声说此意。”
意思是说,韩缜的求去,比那些自夸功绩索要名声而后去的人,不是同一种性质,朝廷在给他的制词中,必须要声明这一点,给他足够的体面。
所谓“矜功要名”,意思很明显,就是指的蔡确、邢恕。
韩缜去后,右仆射的位置就空了出来,之前司马光除左仆射的时候,曾固辞以疾,推荐高滔滔召用文彦博和苏油。
范纯仁,吕公著也以文彦博老成,推荐其入朝。
文彦博都已经致仕,和苏油差不多,现在只享受荣衔,官封太师,为文臣第一人。
于是高滔滔诏文彦博肩舆赴阙,并令河南津派出专员为文彦博处理行李。
同时御札付司马光,欲除彦博太师兼侍中、行右仆射事。
司马光奏:“彦博官为太师,年八十一,臣后进而位居其上,非所以正大伦也。”
吕公著也认为文彦博资序太高,不如将老头置于苏油那个位置,备位咨询,然后将苏油召回,放在自己和司马光中间,担任这个右相。
朱光庭亦三上章,以为:“彦博师臣,不宜烦以吏事。若右相,则苏油、吕公著、韩维、范纯仁皆可为之。”
刘挚、王觌上书,也认为文彦博毕竟春秋太高,不可为三高官官。
苏油知道司马光和朝廷的意思后,立刻上章表示坚决不接受。
第一个原因是因为台谏有自己的子侄,而且苏辙工作得非常好,完全胜任,那就让他好好干完一任。
苏辙在任期间,自己便不好呆在宰执的位置上。
第二个原因是文彦博和自己同为龙昌期的学生,而且一个已经是太师,一个又守着司徒,要是同在朝中,同任实职,也难免会引来朝臣非议。
第三个原因是自己实在脱不开身,学校制度需要建立,课程教材需要修订,教师学生需要招纳安顿,各学院课题需要拟定,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如今朝中位置安排得很好,老师兄乃国家元戎,尊位致仕,再次出山想的也肯定是国家的需要,绝不会是为了什么权势地位。
言下之意,老头已经混到了当朝第一人,什么样的官没有担任过,什么样的功劳没拿过,他还会在乎这些吗?
否则他又何必八十一岁高龄还一召即起?因此想必也不会介意太皇太后的任何安排。
既然不会介意,那就干脆连右相都不给,给个平章军国事,备位参赞,文公也一定会竭心尽力。
高滔滔舒服了,明润这是给递了个台阶,说得也非常有道理,于是接受了苏油的请求,没有强求他执政,也没有在强行给文彦博安排政务。
高滔滔将几人意见告知司马光,司马光说道:“若令彦博以太师平章军国重事,亦足尊老成矣,而右相之位苏油坚谢的话,吕公著是最佳的人选。”
壬寅,诏:“文彦博特授太师、平章军国重事。以门下侍郎吕公著为尚书右射兼中书侍郎。”
勾魂儿
又诏:“彦博一月两赴经筵,六日一入朝,因至都堂与辅臣议事;如遇有军国机要,即不限时日,并令入预参决。”
活动在朝中的太师,不再是虚衔,这份尊荣在有宋一朝,也算是不多见。
不过在章惇去后枢密使的人选问题上,保守派内部自己都发生了分歧。
乙卯,以同知枢密院事安焘知枢密院事,试吏部尚书范纯仁同知枢密院事。
给事中王岩叟表示反对:“安焘资材阘茸,器识暗昧,旧位且非所据,况可冠洪枢、颛兵柄!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所有画黄,谨缴进。其范纯仁除命,伏乞分为别敕行下。”
意思就是太皇太后你这一招捆绑销售是没用的,安焘做个同知都不合格,枢密使想都别想。
因此请你将两件事情分开,范纯仁的任命我们同意,安焘的,呵呵呵……
苏辙、孙觉、刘挚亦相继论焘不当骤迁。
其实安焘的履历还是不错的,仁宗朝的探花,之后在干过吏部、转运、提刑、常平、外交,都还算比较出色。
不过真的没有干过军事。
安焘也不敢在反对这么强烈的情况下就任,因此辞谢。
而高滔滔直接敕黄,就是将写好的诏书交给王岩叟,让他当个二传橡皮图章。
王岩叟之前的上书,就是行使自己封还词头的权力,并且继续锲而不舍地上书:“陛下用范纯仁虽骤,何故无一人有言?盖赏贤也。
一进安焘,则谏官、御史交章论奏,盖非公望所与也。
臣两次论驳,窃闻已有指挥,门下省更不送给事中书读,令疾速施行。
臣位可夺也,而守官之志不可夺;身可忘也,而爱君之心不可忘。
陛下既重改成命,则愿差官权给事中,以全孤臣之守。”
意思就是陛下你要绕过给事中直接下敕就是不合规矩,我在给事中位置上就有这权利,你要乱来,那就先将我移走才行。
庚申,刘挚言:“安焘、范纯仁告命不由给事中,直付所司,陛下自堕典宪,使人何所守乎!”
高滔滔脾气上来了,撤就撤!我要换掉你们,让中书舍人胡宗愈上!
应该说,这一次事件,是高滔滔在稳定权利之后,开始意图扩张,伸手有点不依规矩了。
苏油上书:“今文彦博平章军国重事,司马光除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吕公著为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范纯仁知枢密院事,王韶举军机处,则朝廷格局已备。”
“其余中书侍郎、六部尚书,枢密同知,馆阁台谏,当稍抑中旨,使臣下会议拟进,择能者而用之,庶几无失。
斯亦为后世之美矣。”
“后世之美”四个字,完全挠到了高滔滔的痒痒,这下听进去了。
三月,丙辰,罢诸州常平管勾官。辛未,以吏部侍郎李常为户部尚书。
李常和孙觉是同学,与王安石曾经是好友,王安石当年曾经要李常制置三司条例司,不可谓不重,却被李常以政见不合拒绝。
之后因封还推行青苗法的诏书,与当时的右正言孙觉、御史中丞吕公著、赵抃、程颢、张戬、王子韶一起罢官外放。
李常和苏轼是非常好的文友,苏辙也曾在他手下,被庇护过一年多,元丰七年李常重为吏部尚书,曾经想提拔苏轼,却被蔡确王珪所阻。
除了苏轼苏辙,其实李常与苏油交情也不浅。
李常少年时与其弟李布,在庐山五老峰下白石僧舍读书,兄弟俩一直在不懈藏书。
李常方十三岁时,兄弟俩就已经藏了九千卷!
仁宗皇祐元年,李常中了进士,之后将九千卷藏书都捐献给了当地,将那个僧舍改造成大宋第一家私人图书馆,称为“白石山房”。
到现在,白石山房已经成了大宋著名的私家教育基地——白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