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起點-第九百零七章 陰陽永隔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红楼发家致富史
贾琮在薛家忙里忙外,又要亲自去请太医给宝钗诊治,又要接待前来吊唁的众多亲朋好友,一时忙碌不堪,幸亏还有个薛蝌帮衬着,这才觉得好些。
薛家的许多亲戚自然是要来见薛姨妈最后一面,因此来的人倒也算是络绎不绝。
到最后就连贾赦邢氏老两口也是亲自过来吊唁了。
他老两口一见贾琮忙里忙外,登时心疼得一把搂了就拉在一旁小声儿嘱咐道:“傻孩子,又不是我们两个归天了,不过是个亲戚罢了,你就这么卖力?若是把你再累倒了可怎么办?你瞧你如今越发瘦了,怎么穿得也这么单薄?”
贾琮知道这二人是真心疼自己,忙和二人说笑解释了一番,又再三发誓一定能照料好自己,那老夫妻二人这才作罢。
一时贾琮又悄悄问起怎么不见王夫人过来送送亲妹妹,邢氏听了当下便拍手笑道:“好孩子你不知道,那个娼妇这一回当真是不能了,恐怕用不了几日就去找她妹妹去了呢。”
贾琮一听忙又细问了几句,这才知道王夫人这一回当真是伤了真元:
先是她活着的唯一指望—-贾宝玉大少爷不辞而别,就到了如今也遍寻不得,不见踪迹。这如同釜底抽薪,把她的指望都没了。
虫巫
更有后来宝钗把接亲的也骂回去了,只说往后与贾府一刀两断。原本她还想着能把宝钗先哄过去当了媳妇儿,再慢慢寻宝玉回来。可宝钗如此更是叫王夫人彻底没了一点儿指望。
她老人家因此连急带气,当下再也撑不住就病倒了。
再加上又听说连亲妹妹也因为宝玉一气身亡,她更是又愧疚又绝望,更加连大夫也不许请,药也不吃,一心只躺在炕上等死。
贾琮听邢氏说了,当下也只是慨叹不已,不知该高兴还是该难受才是。
邢氏这里却欢天喜地又嘱咐了他半日,最后又悄声叫他快些个娶黛玉过门……见贾琮红着脸点头应了,邢夫人这才欢欢喜喜地去了。
一时贾琮见外头不大忙了,且有薛蝌盯着呢,他便扭头又去看宝钗,等进了屋,见宝钗正昏昏沉沉睡着,脸色比方才倒是好了许多,又听探春和湘云说起宝钗依旧服了药,又喝了不少粥,他这才放心。
当天夜里贾琮赶回家去,见黛玉脸色也是大好,他当下又嘱咐众人夜里早早歇下,第二日要早起送殡。
于是当天夜里大家早早就都睡下了。第二日一大早众人便都起来了,连平儿、巧姐儿都已经起来了,唯有鸳鸯要看着老太太不能去。
可就她也是早早过来,含泪叫众人帮她送一松薛姨妈。
惜春却在一旁低头只是念佛。众人问她去不去,她却摇头道:“人生在世不过是一副臭皮囊罢了,有什么可送,她只在家中念经超度也是一样。”
众人知道她原本性子古怪,更何况如今已经是遁入空门,也就都不问了。
一时外头马车备好,众人都披上厚厚的大毛衣裳,出了门却见天色依旧是一团墨黑,漫天的星辰倒是亮得很。
贾琮这里忙就看着众人都上了车,这才吩咐启程。一时只听车轮滚滚,一众人披星戴月直朝薛府而去。
原来薛蝌早就把一切都打点妥当,只等贾琮等人到了,便吩咐起灵。
一声吆喝声中,只见雪白的纸钱漫天飞舞,哀声遍野。
薛蟠和薛蝌两个披麻戴孝走在最前头,薛蟠此刻却是哭得撕心裂肺,也不知是为母亲离世悲伤还是为自己即将伏法而哀痛。
宝钗此刻一左一右被探春和湘云扶着,也是哭得几乎不曾昏死过去。到后来可怜她连走都走不动了,全靠探春和湘云两个拖着才能前行。
再后头跟着的就是贾琮、迎春、黛玉等人了。
那薛家平日里的亲朋好友此时竟然一个也不见。
或许是众人都知道薛蟠事后也要伏法,宝钗又发誓和贾府决裂,再没了富贵前程,所以众人也就不来巴结了?
超凡 黎明
更叫人无语的却是夏金桂娘家也不见一人露面,荣国府也没派人过来……
世态炎凉,倒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逍遥全才 醉影
只说这一众人直送薛姨妈到了安葬处,眼见那棺椁放入墓坑,黄土纷纷落下,宝钗更是哭得撕心裂肺,直要扑进去跟了母亲前去……
众人忙死活拉住了,好歹给拖了回去。薛蟠却是伏在坟前也是哭昏过去好几回,幸亏有薛蝌和贾琮守着才没出什么大乱子。
只见那黄土纷飞,不一刻就把老大个墓坑埋得严严实实,薛姨妈她老人家终于是入土为安,从此再也无需为阳间的事情愁闷了。
这就是阴阳永隔吧。
众人这时再想起姨妈平日的好来,一时都是伤心欲绝。
宝钗和薛蟠此刻更是伤心欲死。
贾琮生怕宝钗再出什么事儿,当下忙便说道:“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即便是再亲密再不舍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咱们也只能如此了,回吧……”
众人听了忙便死活拖着宝钗上了车。那里早就又官府的人来寻薛蟠,也不管他如何悲痛,一把锁铐了拉着便走。
薛蟠远远地便给贾琮跪下了,大声叫道:“好琮兄弟,这辈子欠你的我下辈子当牛做马报答你,只是我妹妹一个人孤苦伶仃,你帮我好好照看着些……”
贾琮忙点头答应了,薛蟠这才被人拉扯着远去了。
众人见了这一幕更是于心不忍,纷纷落泪哀叹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一时见薛蟠去得远了,众人忙又过来瞧宝钗,可怜宝钗此刻早就昏厥了过去,探春湘云正抱着她哀哀痛哭。
众人此刻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都看着贾琮等他发话。
贾琮当下便道:“把莺儿姐姐也挨着姨妈埋了吧,二人也好有个伴儿……”
原来贾琮来时就嘱咐薛蝌找到了莺儿的尸身,头一天便拉了过来,又在薛姨妈墓旁挖了一座小坟。
薛蝌这时听了忙就又吩咐小厮们把莺儿挨着薛姨妈埋葬了,众人眼见又是一座小小的坟丘出现,心里更是难过异常。
一时薛蝌又在两人坟前烧过了纸,这才回转过来问贾琮道:“咱们这就走吧……”
贾琮忙招呼众人都上了马车,一时只听马鞭甩得震天响,数辆马车直往京城疾驰而去。